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邦人的博客

尼采说,上帝死了!外邦人说,上帝死于中国。

 
 
 

日志

 
 

陈年旧事:资兴滁口乡6·23惨案纪实  

2013-05-08 13:31:49|  分类: 滁口惨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出版管制较为宽松,我在兴宁镇(老县城)开一家小店的同时,还办了一份《碧珠》文学小报。碧珠采自三十年代资兴籍著名女作家白薇(1894-1987)的乳名。小报以“碧珠文学社”社刊的名义编印,组稿、改稿、校对、发行,我一个人包办,费用也是我个人承担。每期印1000份,印费250元。大多白送,少数出售(并不合法),每份0·20元。

《碧珠》专登业余作者的习作,文学价值自是不值一谈。但第4期上一篇非文学的文章在社会上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该期报纸一印出就被抢购一空,资兴市某机关开大会,也打电话来要我送100份去。我到印刷厂加印了1000份,仍然供不应求。

这篇文章放在头版,题头冠以“本社特约”,通栏标题:《资兴滁口乡“6.23”惨案纪实》。作者是三位资兴籍人,都是体制中人:李宙南,时任资兴市文化局局长;段移生,时为湖南电视台住郴州记者站资深记者;袁再学,时为郴州地委干部。

他们为什么把文章登载在一份无名小卒办的无名小报上呢?主流媒体发不出啊!

陈年旧事:资兴滁口乡6·23惨案纪实 - 外邦人 - 外邦人的博客

 

                                                 

                                                 附:《资兴滁口乡“6.23”惨案纪实》

                                                                               一

1992年6月23日凌晨3时,有湘南洞庭之称的东江湖笼罩在浓重的夜色之中,湖畔各乡的村村寨寨都在沉沉酣睡。突然,一阵隆隆的汽车马达声打破了平和与宁静,从瑶岗仙钨矿开出的二辆大卡车、一辆中巴车,直奔资兴市滁口乡政府而来。车子在省立倪家木材检查站“嘎”地停住,一群头戴矿帽,手持铁棒的汉子跳下车,闯进值班室,强令打开栏杆。值班员不从,身子已挨两棍。随后,这群汉子发疯似的砸烂电话机,捣毁办公桌,抢走抽屉里的610元现金。几名满脸凶气的青年又手持铁棒,挟持正在检查站的湘林车队司机李佐伟开车带路。“走!到乡政府去,不开车就打死你!”李佐伟不从,右肩早挨了一棒。最后,他被逼进了驾驶室。

四辆汽车挤满了头戴矿帽,手持钢管的人,呼啸着扑向乡政府。车队在乡中学门口停下,这些人跳下车,对乡政府大院实施了全面包围。

很快,乡政府院内传出一阵阵令人心悸的吼叫声、打砸声、哭喊声,撕心裂肺的哀号和绝望的呼救声。这声音在漆黑的深夜里显得格外惨烈。

街上的居民惊醒了。有人拉亮电灯要出门探视,马上便有手持铁棍的凶汉打上门来。孩子们被吓得哇哇大哭,大人们见势不妙,只好又熄了灯,用手掩着孩子的嘴,浑身哆嗦着,在黑暗中倾听从乡政府那边传出的可怕的声音。10分钟,20分钟,30分钟,40分钟……吼叫声,打砸声持续不断,哭喊声,求救声越喊越弱。

居民们从窗缝里看到街上头戴“钢盔”手持铁棒来回走动的人影,恐怖万分:难道,发生战争了?

天亮了。乡政府满目凄凉,22名伤员躺倒在血泊之中,整个大院被洗劫一空,遍地狼藉……

车子载着歹徒呼啸而去。

6月23日凌晨3点至5点钟,瑶岗仙钨矿一些人纠结100多名不法之徒,制造了建国以来我区最严重的骇人听闻的冲击基层人民政府进行打砸抢烧抄的严重事件。

                                                                                     二

第一个遭受歹徒野蛮摧残的是滁口人民法庭庭长张治权。

这天晚上3点钟,张治权起床小解,突见街上人影晃动,当即警觉起来。他大步走向街心,双手一拦,问:“你们是什么人?”有人蛮横地回答:“我们是钨矿的!你是什么人?”张治权回答:“我是滁口法庭庭长,有什么话到法庭去讲!”一个粗嗓子大喝:“管他什么卵庭长,打他娘的!”话一落音,十几名歹徒一拥而上,把张庭长团团围住。有人一铁棒打过来,张庭长倒在地上,头上血流如注。他用手捂住伤口,顽强地站起来,声音微弱但很坚毅地警告说:“你们无故打人,是要负法律责任的!”又有人喝道:“少跟你啰嗦,快说,书记乡长住在哪里,带我们去!”张庭长拒绝了他们的阴险要求。立即,又围过来一些人,朝他下身猛打猛踢。张庭长再次倒在地上,那伙人又残忍地提住他的双脚在水泥街道上倒拖了30余米。

随后,100多人一齐朝乡政府涌去,随着一阵“冲啊”的嚎叫,乡政府大门被闯开。歹徒们在某些人指挥下,院内坪里站了一大片,各个房门口分别站了六七人。指挥者一声喝令“打!”,歹徒们立即一起动手砸玻璃,打门窗。在这深夜,响声如地塌山崩,整个世界似乎都在爆炸。干部们从梦中惊起,纷纷从床上跳下来,在房中不知所措地团团转。凶神恶煞的歹徒已手持钢管破门而入。(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629)|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