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邦人的博客

尼采说,上帝死了!外邦人说,上帝死于中国。

 
 
 

日志

 
 

陈年旧事:资兴滁口乡6.23惨案纪实(二)  

2013-05-11 13:33:48|  分类: 滁口惨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瑶岗仙钨矿位于湖南省资兴与宜章交界处,是中国钨业的发源地。瑶岗仙地处南岭成矿带核心区域,人们很早就在附近的资兴大脚岭开采锡、铅和白银。民国初年,政府派遣一个名叫李国钦的人考察锡矿,在瑶岗仙意外发现一种比重较大的乌黑发亮的矿石。他不认识这种矿石,中国也不能化验,最后把矿石带到德国,才知道这是珍贵的黑钨。1914年,中国第一家钨矿在瑶岗仙投产。

瑶岗仙钨矿至今已开采近百年,还远没有枯竭的迹象,矿脉深部尚未见底,旁边又发现巨型白钨矿藏,据说照现在的开采规模,还可开采一百年。瑶岗仙钨矿是国有企业,隶属中国有色金属总公司湖南分公司,改革开放后,矿区资兴一侧的滁口乡开了一家乡办钨矿。国企与地方政府本来就有矛盾,地方与国企争夺资源,双方的矛盾就更大了。

滁口不但在瑶岗仙钨矿的卧榻之侧弄出很大动静,一些村民还常常去矿里偷钨砂。国有矿山按章作业,采掘面放炮之后要待烟尘散尽才处理矿石,而事先躲藏在废弃巷道里的村民却不怕烟熏,炮声响过就溜到采掘面,把大块的纯钨装入蛇皮袋背走。矿山虽有护矿队,还是防不胜防。有一次护矿队追赶偷矿的村民,十二名村民在复杂的巷道里奔逃,遇上一个拆了标志的废竖井,村民收不住脚,一个跟着一个往下掉,当即有十一个人在四十米深的竖井下粉身碎骨。

乡政府守土护民有责,在处理国有矿与村民矛盾时,免不了偏袒村民,企地矛盾于是愈积愈深。1992年发生的矿工捣毁乡政府和砸烧乡办钨矿的严重事件,是长期蓄积的矛盾的总爆发。

 

                                                      《资兴滁口乡“6.23”惨案纪实》全文二

一楼司法办的门被撞开,室内一辆摩托被甩到外面砸毁,5部单车被砸坏,4张办公桌被砸得稀烂,墙上的奖状镜框被尽数打烂……

计划生育专干唐飞南住在司法办隔壁,他刚从床上爬起,几个暴徒已冲进来,不问青红皂白就是一顿猛打。他头部、身上鲜血淋淋,昏倒后被倒拖50多米,扔在室外的草丛中。他的电视机、洗衣机、电子琴、桌椅柜橱全部被砸毁。

歹徒窜到二楼,位于正中的是乡政府办公室,一歹徒举起钢管,恶狠狠地朝办公室的牌子捅去,咣当一声巨响,有机玻璃牌子立即破碎。十几人呼地闯进办公室,办公桌被砸,热水瓶被砸,墙上张挂的数十面锦旗和奖状也被他们发疯般地乱砸……

住在办公室隔壁的秘书黄社改,被打砸声惊醒,起床从窗口往外看,但见整个乡政府院内手电光乱闪,打砸声哭喊声惨叫声连成一片。他正在思索如何对付时,门被歹徒砸开,几名年轻歹徒杀气腾腾冲进来,其中一名大个子拿手电筒照着他的眼,另一名歹徒对着他的肩膀就是一铁棍。他知道歹徒们已丧失理智,便拼死往外冲,背上又挨了三棒。他忍着剧痛仍往外冲,冲到走廊上又碰上另一些歹徒,一名瘦高个扯住他的头发,把他摔倒在地。立即,铁棒雨点般地打下来,一会儿,他就昏死过去了。

歹徒们又冲上三楼,乡党委委员欧朝明刚拉亮电灯,门就被踢开了。五六名歹徒气势汹汹地闯进来,问:“你是什么人?”欧朝明回答:“我是乡党委宣传委员。”“你是个官,正要打你!”随即一阵乱棒打来。欧朝明夺门而出,摇摇晃晃跑下楼梯。好在他年轻力壮,才没有倒下。他冲出大院,隐没在夜色中。

乡财政所所长唐振贵本来有机会逃脱,但他考虑到保险柜数千元现金需要全力保护,于是毅然留下来。这时,几名歹徒在死命砸门砸窗,须臾,玻璃尽碎,门被砸开。七八名歹徒冲进来,也不打话,对着唐振贵就打。一棒击中唐的头部,他立即倒地。一个家伙又拿钢管猛击他的双腿,他的腿被打断。一个矮个子还用钢管狠狠地戳他的断腿,唐惨叫几声,昏死过去,地上留下一大滩鲜血。唐妻抱着两个小孩痛哭,一名大个子歹徒拿钢管往她背上一击,凶狠地骂:“哭死?再哭老子打死你!”

乡文化专干何平权遭受的暴行更是令人发指。几名歹徒砸烂了他住房的门窗冲进来,他拿了一根棍子准备自卫。歹徒们凶神恶煞逼过来,将他乱棒打倒。一名歹徒抓着他的衣领,把他推到窗前,丧心病狂地逼迫他:“从窗口跳下去!跳不跳?不跳就打死你!”他被连拉带拽从三楼跳下,当即摔断右手,休克过去。歹徒们又发狂般地砸毁他的所有家具……

打了何平权,十多名歹徒又冲向乡广播站。一阵乱砸,总保险、总电源和两台扩大机砸坏了,总控制台捣毁了,一柜子磁带被抢光。一个全省达标的广播电视站,价值十多万元的设备毁于一旦,致使全乡的广播陷于瘫痪。搞了23年广播工作的站长唐庭奎,望着一台台崭新的机器设备变成了废铁,不禁失声嚎啕大哭。

歹徒的暴行还在升级。

国土专干唐赤维被打成脑震荡,右手粉碎性骨折,身上20多处受伤,倒在水泥地上鲜血横流。

炊事员何朝胜三根肋骨骨折,歹徒凶残地说:“看你今后还喂乡政府这群X!”

乡政府院内20多住户,家家都被砸门砸窗,歹徒们见人就打,见家具就捣毁。

歹徒们强令20多名老人、妇女、儿童面朝墙壁跪下,威胁说:“不许哭,不许动,谁不听话打死谁!”

砸完乡政府,这伙暴徒又吆喝着扑向乡计划生育服务站。肆虐半个钟头,这座投资20万元建成不久的建筑已无一扇完整的门窗,亦无一件能够使用的办公和手术器具。新添置的价值6万余元的计生手术设施和大量药品药具被砸为一堆废品,财会室8000元现金被抢走,连手术用的剪刀和避孕套也被劫掠。

随后,他们又折回乡政府,对所有被打砸过的地方又补砸了一遍。他们抄遍了所有乡干部的家,将能带走的东西带走,不便带的就毁坏。然后,在指挥者的号令下,歹徒们才乱哄哄地撤离。他们在滁口街上集合上车前,还砸烂了几家个体商户的门窗,劫去一批烟酒。

凌晨5点,这伙人余凶未尽,又来到乡办高坪钨矿。他们疯狂地用汽油浇遍矿工棚,然后用炸药引爆。工棚内5名工人从睡梦中惊醒,不得已砸窗逃命。歹徒们焚毁工棚8个,炸毁矿委会、收砂站、供油点和矿山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办公室。所有发票、账本、图纸资料及衣物等尽被烧毁。他们用罪恶的手段砸开保险柜,许多只罪恶的手伸进去,将柜内7000元现金抢劫一空。同时,又调来汽车将矿里6吨钨砂抢走,还抢走矿附近个体商店及滁口供销社驻矿商店一批烟酒和2000多件其他商品。最后,他们用劫掠的鞭炮燃放10多分钟,以示暴行“胜利”。直到早晨7点多钟,这伙穷凶极恶的的歹徒才带着不可饶恕的罪行收兵回巢。

在这起有组织、有领导、有预谋、有计划的严重事件中,歹徒们砸毁了乡政府办公大楼、家属宿舍、计划生育服务站、乡广播站、财政所、总务室、民政办、国土办、农技服务站、多种经营办、司法办。共砸办公室15间,打伤乡干部22人,其中重伤7人。砸烂吉普车2辆、货车2辆、电视机14台、收录机8台、电冰箱4台、电风扇21台、洗衣机5台、摩托车2辆、单车6部、计生设备、广播设备各一套。还几乎砸毁所有家具、生活用品,抢走公私款(现金)2万余元,造成直接经济损失50多万元。(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454)|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