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邦人的博客

尼采说,上帝死了!外邦人说,上帝死于中国。

 
 
 

日志

 
 

大表姐后事  

2013-01-05 23:41: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表姐被族侄泼粪,愤而自杀,靠他们黎家族人主持公道是不可能的。俚语曰:八十八,也要外氏拔一拔;九十九,还要外氏当拄手。外氏者,娘家人也。女子出阁之后,娘家人是最后的靠山。女子若是非正常死亡,娘家人往往倾巢而出,闹得婆家鸡飞狗跳。

大表姐同母异父姐弟两个,她的弟弟——也就是我的大表哥,闻讯后十分震惊,立即从彭公庙赶过来。大表哥当过几十年大队支书,不赞成发动族人去闹事;然而黎家是个大家族,他一个人势单力薄,必占下风。他就约了大任台的三舅——也就是我的三叔,到青腰墟我家里集合,我们三个人一起去。

我们都不愿把事情闹大,大表姐为人泼辣,她的死自己也有责任。乡亲邻里的关系搞得太僵,对大表姐的儿女不利。我们商量的底线是,要那个族侄道歉,多少赔点安葬费。

村里人见“老外氏”来了人,知道有好戏看了。我们黑着脸进了大表姐的家。一进门就高声叫孝子们取纸笔来,要纸笔做什么?写诉状。我把一张桌子拖到屋中央,展纸握笔,那族侄叫什么名字?多大年纪?哦,不是未成年人!他逼死人命,情节恶劣,不判他三年五年,他会上天了!

一般民事纠纷引发的自杀,当事的另一方是很难构成刑事犯罪的,但乡下人懂法律的不多,怕上法庭的多。这是我们在路上定的策略,虚张声势,吓一吓对方。窗外人影憧憧,他们肯定听进去了。

镇政府已派来两名干部处理此案,找大表哥协商,大表哥说,那后生逼死我姐姐,太嚣张了!他如果认罪,还好说,他不认罪,我们法庭上见!镇干部说今晚双方到队委会开会,当面解决。

对方来了十多个人,加上镇村干部,孝子孝女和我们三个娘家人,把队委会会议室坐得满满的。镇干部讲了一通安定团结的官话,请娘家人发表意见。大表哥站起来,还未说话就哭了,他表示姐姐不能就这样白死了,解决不好,灵柩不能下葬,就让它烂在祠堂里。

三叔接着讲话,他讲外甥女命苦,她爸爸死得早,她是在大任台外婆身边长大的。外甥女养育五个儿女,吃尽苦头,刚刚过上好日子,就被人逼死了!三叔老泪纵横,旁边的孝子孝女也跟着大哭。

镇干部请族侄这一方表态。一位长者站起,朝着我们深深鞠了一躬,说,我对老弟嫂的不幸去世非常痛心,这件事是我那不肖的侄子引起的,小畜生在哪里?还不进来~~~?跪下!我们吃了一惊,但见一名年轻人低着头从外面进来,跨过门槛就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这一幕完全出乎人们的意料,屋里静得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大表哥直直地盯着这个低头认罪的仇人,一时不知怎样处置。扶他起来?等于原谅他了,哪能如此放过他!让他一直跪下去?显得我们不厚道,得理不饶人。还是三叔做得得体,他等年轻人跪了分把钟,就说,你知道错了就好,自己站起来吧!

年轻人一跪,双方的敌对情绪就消融了。接下来的协商非常顺利,族侄赔偿五百元棺材钱,当场兑现,死者家属承诺不再以任何方式追究族侄的责任。等到散会时,双方已是互相寒暄,微笑着拱手作别。

  评论这张
 
阅读(411)|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