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邦人的博客

尼采说,上帝死了!外邦人说,上帝死于中国。

 
 
 

日志

 
 

单身女人清白难——前世冤家(九)  

2012-05-19 23:53:20|  分类: 前世冤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八妹带着两个女儿回到娘家,娘家人非常无奈,又不好在这个悲伤的时候数落她,于是收拾了一间两层的小杂房,给娘儿仨住下来。他们打算等八妹气消之后再劝她回老兵家。

        可八妹是一匹不吃回头草的烈马,反正名声已坏了,一拳是打,两拳也是打,能把我怎样?过了不几天,就去找公社书记,说要与老兵离婚。书记与老兵相熟,知道老兵是复员军人,儿子刚被蛇咬死了,他还知道八妹曾经离过一次婚,于是朝着八妹大骂,你离婚离上瘾了还是怎么的?你以为结婚是过家家?趁早回家去,不要在这里丢人!

        不离就不离,反正我不去那背时地方了,就在娘家住一辈子,谁敢赶走我?我又不生孩子了,不会犯动娘家的列祖列宗……她向她妈要了几块菜地,准备种菜卖,两个女儿转到了本大队的小学读书。她计划长期在娘家过下去了。

        一天深夜,娘儿仨在楼上睡得正香。八妹忽然感到有一双手在她身上摸来摸去。谁?她倏地坐起来,谁?是我,别喊别喊!一个男人压着嗓子的声音。八妹吓得要死,一边抵抗,一边大叫,红红!红红!快拉电灯!红红是他的大女儿,被母亲叫醒,拉亮了电灯。

        眼前是个浑身脱得精光的中年男人,在电灯光下手足无措。八妹抓起被子遮住身体,足跟把床板敲得咚咚乱响,死流氓,出去!你快出去呀!流氓不甘心到手的猎物就这样丢了,企图去拉灭电灯,只听隔壁八妹她妈问话,八女,你喊什么?跟谁说话?流氓这才慌了张,脱下的衣服鞋子也忘了拿,一步跃上腰门(楼上没有窗棂的窗子),沿着架在腰门上的一根楠竹嗖嗖溜下,逃走了。

        她妈过来问明情况,见流氓没有得逞,舒了一口气。那家伙是谁?八妹指着楼板上的衣裤和烂解放鞋,说可能是某村的老赵。老赵是老光棍,老流氓,见女人就下手,不分老少。文革时经常挨斗,屡斗屡犯,名声臭得很。

        第二天,她妈把衣服拿给村里人辨认,有个人与老赵是表亲,认得衣服的确是老赵的。众人哄笑,那家伙离这里有五里远呢,亏他一丝不挂摸黑回家,也不怕踩到五步蛇!八妹要把那狗皮烧掉,她妈说人家缝身衣服也不容易,烧掉可惜了,便用一根葛藤捆好衣服和烂解放鞋,请老赵的表亲送到老赵家去,同时叫他带个口信,如果还来耍流氓,抓起扔到粪坑里去吃屎!

        这次事件提醒八妹,女单身过日子是不行的,你不想惹事也会有事。她必须有个丈夫。要有个丈夫,得先把老兵离掉。公社不支持,只能告法院了。
  评论这张
 
阅读(663)|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