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邦人的博客

尼采说,上帝死了!外邦人说,上帝死于中国。

 
 
 

日志

 
 

缘分未到——前世冤家(一)  

2012-04-25 23:00:16|  分类: 前世冤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第二位岳母总共生了九个孩子,大哥是头胎,老二到老七都夭折了,老八是我老婆,老九是个弟弟。老八的堂兄弟有十多个,却只有一个堂姐,每逢村子里讨亲嫁女,我这个大众姑爷坐上席的机会就比较的多。

        岳母身材高大,具有男人气质,据说还在娘家学过几下拳脚。村里男人打架,别人远远地看热闹,她抢上前去往中间一站,双眼一瞪,俩男人就不敢再打了,如若不然,她三拳两脚就能叫你趴下。老八有个强悍的老娘,没有任何人欺负她,从小就养成了唯我独尊,敢怒敢恨的坏脾气。

        岳父种田、放排,还会撒网打鱼。村子脚下就是资兴江,把渔网随便一撒,就拖上来活蹦乱跳的鱼,鲤鱼、鲫鱼、黄尾、青鱼,常常还有团鱼(鳖)。鱼打回来后鲜炒或是焙干,团鱼就装入网袋挂在墙上。老八老九趁大人出工去了,就解开网袋取出团鱼放地上逗着玩。团鱼表面上呆头呆脑,可一旦逮住机会,逃跑起来飞快的。团鱼逃跑了父亲不会骂,反正下次又能打上来。

        我们这里水沃,植被丰厚,上世纪大饥荒,人们山上摘野果,垄沟拔野菜,田里捉鳅鳝,河中捞鱼虾,虽然也有不少得水肿病的,但饿死的人很少。老八那时十来岁,几乎没有尝过饥饿的滋味

        我是与老八结婚之前不久才认识她的,但老八说早就认识我。在那里认识的?在修渠道时。1967年冬,也就是知识青年下放的前一年,青市公社被分配在州门司公社修渠道,我们大队的食堂和他们大队的食堂同在白筱大队的燕窝生产队。

        这么多人,为什么会认识我?老八说,你是民工里最邋遢难看的人。我认真一想,她的话是真的。我一年只剪三四次头发,冬天间隔的时间尤其长,头上乱蓬蓬的,模样是不会佳。又,我的穿着也跟不上形势,衣服是母亲手工缝制的,布扣子便衣,系布腰带的圆裆裤,只有老年人才穿这种衣服。母亲为了节约布料,把裤裆裤筒裁剪得极瘦,人站在那里,活像一只干巴巴的木叉。白筱的小姑父就对我说过,你也二十岁了,不要穿得太难看了。但我自己不觉得难看,母亲做的衣服,怎么会难看?

        你们大队有两个穿得很时新的妹子,你是不是其中的一个?我问老八。老八说,当然啦!我们大队几个女的,就我和杏芝是妹子,其他的都是妇人。这就对了!老八那年十六岁,正是含苞待放的年华,而且模样似乎不坏;她的女伴杏芝我后来见过,是个大美人(可惜二十多岁就难产死了)。她们两人出工收工,年轻伢子总是在她们前前后后挤挤撞撞。

        当是时也,我在老八的眼里不过是一个邋遢难看的后生,老八在我的印象中只是一个可望而不可即的时髦妹子。谁会想到在十五六年之后,两个毫不相干的各自经历过大挫折的人会走到一起,打打闹闹一直到老呢。

  评论这张
 
阅读(589)| 评论(5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