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邦人的博客

尼采说,上帝死了!外邦人说,上帝死于中国。

 
 
 

日志

 
 

一个人的村子  

2012-11-19 23:27:44|  分类: 台湾老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台湾老兵(一)

一个被遗弃的自然村,残留着几间土坯房。土坯房内有淡淡的炊烟冒出,两里路外是村民迁建的新村,新村里的人远远见到炊烟,心就放下来了,老头子还在……

老头子姓龙,大名天周,1946年生,今年66岁,是这个被遗弃的村子唯一的村民。他没有像其他村民一样在大马路边建新房,因为他在市区有一套很宽敞的房子。他也不是孤老鳏夫,他的老婆住在城里,给在电力集团工作的儿子带小孩。他甚至还有一位八十多岁的老母,住在城里另一套豪华的居室里,那套居室是他的父亲,也就是老母亲的丈夫——赴台老兵龙尊本先生买下的!

龙天周原本是要在城里过日子的,但住了大半年就得了病,打针吃药都不见好,他决定回老家弄点草药吃,没想到一到老家,病就不治而愈了。唉,我是住土房子的命!他从此就在老家不走了,四年前村民都搬光了,剩下他一个人,他也不走。

上世纪五十年代,我的母亲常和一个来赶墟的乡下女人低声说话,说着说着就一起泪水淋淋。原来那女人的老公解放前去长沙考大学一去不返,兵荒马乱的一定没命了,而我的父亲判了无期徒刑,也是回家无望,两个女人的泪水是因为同命相怜而流的。那女人身边有个与我一般高的男孩,母亲要我喊他老表。老表比我瘦,脸特别黑,他就是龙天周。

我家的命运与龙家的命运大不相同。我的父亲1970年从劳改农场回来,两个多月后自杀,老表的父亲龙尊本先生1989年开始回乡探亲,先后12次来大陆,每次都受到市府对台办的热情接待,2006年逝于台北;我的母亲终生劳苦受辱,55岁贫病而死,老表的母亲先苦后甜,至今健在;我是个欠一屁股债的穷鬼,老表是他们村最有钱的人。

但我与龙天周老表仍然有重大的相似之处,我是要劳作至死的,他也将劳作至死,我是无富贵可享,老表是有富贵不享。

老表家距镇上八里路,坐班车两块钱,司机在他旁边停住,他连连摆手,不肯上车。

他自己捡柴火做饭,阴雨天柴火潮湿,满屋浓烟弥漫,呛得他涕泪横飞,眼珠血红,即使这样,他也舍不得烧儿子买的煤球。

他有一把折叠伞,伞柄坏了,他削了一节竹子当伞柄。他打着这把伞赶墟,熟人笑他太抠,夺过伞扔进水田里,他心痛不已,硬是脱了鞋袜下田把伞捡回来。

他种了一亩半杉树苗,这年苗子种得多,据说会跌价,有个老板冒着风险成片的买,他的苗子也一口价卖了。没想到开春后苗价大涨,他在苗圃边看着老板大把收钱,竟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老板可怜他,从口袋里抽出1000元塞到他手里,他才破涕为笑。

  评论这张
 
阅读(614)| 评论(6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