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邦人的博客

尼采说,上帝死了!外邦人说,上帝死于中国。

 
 
 

日志

 
 

为张家垅揪心  

2011-08-14 00:18:32|  分类: 薅草话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在张家垅住过十三年(1964~1977),父母死在这里,妹妹嫁在邻队。如果不是妻子以离婚相威胁强令我下山,而是她嫁狗随狗迁到山上来,我的户口至今还在张家垅。早知道下了山仍要离婚,打死我也不会搬家的。

迁走之后,除了个别年份,每到清明节我都会来扫墓。屈指算来,已经34年了。扫墓来去匆匆,无暇旁骛,这几天送樊公上山,才有时间打量这片埋葬了我的父母,也埋葬了我的青春的土地。

经过三十多年,张家垅变化极大:人走了,屋破了;田少了,树多了。

我离开的时候,张家垅83口人。几十年计划生育,出生率低,还有六人非正常死亡(黎支书夫妇、张某,2000年死于泥石流;黎支书次子,在浙江某钼矿打工死于矿难;黎支书次女,在广州打工死于车祸;李某,死于服毒),现在93口人,平均三年多才增加一人。困守在家的和立足在外的人口大概各有一半。

七个自然村,2000年洪灾毁了两个,其他村子全是危房。国家资助建了移民新村,旧村子仍有人住,他们只住不修,村子破败荒凉。新村里也有住户外出打工,门前茅草青青。

原有稻田196亩,洪灾冲毁约三分之一,退耕还林约三分之一,这几年还在陆续抛荒,今年耕作的稻田只有50多亩。

搞集体时,四通八达的小路修得清清爽爽,如今多被柴草拥塞,难以通行。上世纪修的公路还能通车,春夏车辆少,路面长满了齐腰高的狗尾草,中间一条细道,是摩托车轧出来的。

过去,放眼望去都是稻田,现在呢,楠竹杉树夹道而立,如幔如墙,稻田只是林中的点缀。山重水复疑无路,断壁残垣又一村。城里来的客人欣赏这儿的美景,但村民们忧心忡忡,不用多久,豺狗老虎就会进村咬猪啦!

说这话时,是2011年8月8日的下午,人们在张家垅老祠堂里吃“福葬酒”,乐队使劲吹打,煞是热闹。吃到第八碗菜,忽然下起大雨来。这下糟了,久不翻修的屋顶像筛子一样,外面多大雨,屋里雨多大。食客们端了酒杯往住人的旁屋里逃,乐队手忙脚乱,急切间盖电子琴的塑料布也找不到。两个女演员怕淋坏贵重的演出服,当着众人就宽衣解带,惹得宾客大笑不止。

张家垅,你是贫困山区农村的缩影。你的山绿了,水清了,乡亲们的处境却令人揪心!

  评论这张
 
阅读(348)| 评论(5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