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邦人的博客

尼采说,上帝死了!外邦人说,上帝死于中国。

 
 
 

日志

 
 

悼樊忠维老大人  

2011-08-10 18:56:16|  分类: 乡贤隐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樊公忠维,乳名维德,资兴市青腰镇赤竹园村张家垅村民组村民。生于1932年2月29日,农历壬申年正月廿四,卒于2011年8月3日,农历辛卯年七月初四,享年八十岁。

八十年前,张家垅樊某夫妇婚久不孕,与二十里外之鸡塘村唐某约定,抱养其子充当后嗣。唐妻之孕,秘不声张,樊妻则声称怀孕,长住鸡塘亲戚家待产。唐妻生产之后,移花于樊妻,樊家大张旗鼓,雇请轿子将母子二人抬回张家垅。轿中之子,即小维德也。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当时天衣无缝,不久尽人皆知,只瞒着小维德一人。小维德乖巧伶俐,却常受羞辱,被人骂野种、野东西、野家伙(野东西、野家伙都指野禽野兽)。他回家哭诉,母亲以泪洗面,支吾其词,欲言又止。

稍长,有人告知原委,樊公忠维方知自己本姓唐氏。然而,樊公不忘樊家养育之恩,发誓生为樊家人,死为樊家鬼,决意赡养樊氏双亲,延续樊氏香火。他言出行随,双亲离去多年,不准儿孙改回唐姓。

樊公孝敬父母,胜过亲生。物资匮乏时期,吃饭是头等大事。樊公先让父母吃饱,其次是儿女,最后才是樊公夫妇。杀鸡,砍出胸肉留给父母,不许儿女染指(民间惯例,鸡腿归幼儿食用,老人不会吃)。老父厌食猪皮,樊公就单独为他备好不带皮的五花肉。乡亲们对樊公父母既羡且妒,满怀醋意揶揄道:“牛吃草,马吃谷,人家养崽你享福!”

樊母大饥荒时去世,丧事简单。樊父八十年代去世,樊公按照本地最隆重的规格安葬。丧事期间,樊公不上桌吃饭,端着碗蹲在角落里;不坐高凳,只坐几寸高的小矮凳。他要求儿孙晚辈保持悲容,不许嬉笑打闹。樊公守孝之真诚,当今之所仅见。

樊公热心公益,爱当“撑门棍”。七十年代,大队小学破败将倒,需要重建。原校偏于一隅,学生上学路程悬殊。樊公力主学校上迁二里,建于大队中心位置。他的主张大会通过,但原址各队坚决反对,拒绝投工投钱。其他队恐怕建不成,也犹豫观望。樊公是三队队长,他带领本队社员平地基,打砖,砍树,不等不靠,干得火热。他说,别人不参加,我们一个队也要把学校建成!反对者眼见势不可阻,陆续参与,学校如期告竣。

大队修公路,要占用下面某队一些稻田,经过多次协调,该队固执不让。樊公气恼,干脆从上面往下修。他要看看,公路修过来,谁有胆量当拦路虎。最后,他是胜利者。诸如此类,不胜枚举。

曾经受过歧视污辱,培育了樊公的同情、怜悯和恻隐之心。樊公不欺压被剥夺人权的“阶级敌人”,不歧视被毁灭前途的“四类分子”子弟。从郴州下放来的知识青年管新中,出生地主家庭,在他的提议下,当了民办老师。地主子弟曹忠南,十余年与他为邻,他对曹呵护备至,可说是曹的保护伞。在阶级斗争年代,樊公的行为非常难得。

樊公忠维逝世,远在郴州的管新中偕夫人赶来吊唁。曹忠南应孝子之邀,为他们撰写了感情真挚的家祭文。七月初八深夜,吊孝结尾之时,曹忠南跪在樊公灵柩前,磕了三个响头。曹某跪天地,跪父母,除此而外磕过头的,樊公忠维一人而已。

忠义正直的人,后人是不会忘记的。安息吧!樊公忠维老大人!

 

  评论这张
 
阅读(371)| 评论(7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