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邦人的博客

尼采说,上帝死了!外邦人说,上帝死于中国。

 
 
 

日志

 
 

聆听倾诉服“刁民”  

2011-07-24 23:34:03|  分类: 父老乡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知国法难容而敢于以身试法的人,基本上是不打算要脑壳了。龙孔汉被公社书记以莫须有的精神病剥夺了当农机手的资格,自以为比窦娥还冤,于是倒行逆施,真有了些不要脑壳的味道。

农村耕地大包干后,农业税和统购任务分摊到户,龙孔汉决定抗交公粮要挟政府。当年(1981)秋收后,他高调宣布,不解决他的问题,一粒粮食也不交。此时国家放松了粮食管制,有了粮食市场,市场粮价比国家收购价高,附近农民见龙孔汉不交粮食,也跟着不交。这年全县未入库公粮8万斤,仅焕新大队就欠缴4万斤,龙孔汉一家就欠1900斤。其他地方欠缴是因天灾减产,唯有龙孔汉他们是公然抗交。

抗交皇粮国税,自古以来就是重罪,县里认为问题严重,组织了以副县长为首的工作组进驻焕新大队。不来不知道,一来吓一跳。该大队党支部瘫痪了,树木砍光了,农民公开收听敌台,私藏台湾空飘传单,村民中弥漫着仇视政府的情绪。而造成这种局面的头面人物,就是龙孔汉。

党支部是龙孔汉搞垮的,他说他被精神病与大队支书有关,事事与支书作对,支书的儿子当了民办教师,更使他怒不可遏。支书儿子比我差远了,他能当民办教师,我为什么不能?龙孔汉持刀守在公路上,拦住骑自行车的支书儿子,夺下车子砸毁扔进河里。支书对他又恨又怕,哪里还敢开展工作?

如果是文革时期,龙孔汉被当作反革命枪毙也有可能。但这时的政治气氛宽松了不少,负责调查龙孔汉的工作组成员又是一位熟谙民情的法官。

法官通过了解,同情龙孔汉的遭遇,遂放下身段,以平等姿态聆听他讲述。龙孔汉口若悬河,把所受冤屈从头至尾一一道来,说到动情处,泪如泉涌。法官并不打断他,边听边记,龙孔汉倾诉了一整天,法官记了48页纸。

龙孔汉见他的冤屈被当官的原原本本记上了,如释重负,非常满意。第二天,他就与弟弟交清了1900斤公粮,又赔了支书儿子自行车款180元。另外,还交出台湾空飘传单70多张。其他农民见龙孔汉投降了,纷纷交清公粮和传单,一桩大案就这样完美了结。

当然,龙孔汉没有达到安排工作和恢复人大代表资格的目的,此后依然不断上访。他没有结婚,到52岁这一年,终因绝望而自杀。

(主要资料来自何月文著《老法官与老案件》)

  评论这张
 
阅读(448)| 评论(6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