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邦人的博客

尼采说,上帝死了!外邦人说,上帝死于中国。

 
 
 

日志

 
 

三姑哭母  

2011-04-05 13:11:12|  分类: 长歌当哭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六十多岁了,不知哪天就走不动了,得抓紧扫几年祖墓。4月3日,我买了十多份祭品,与住在老家的从弟楚南,以及在老家中学当老师的堂妹夫一起,上自高祖,下至1960年饿死的小叔,全都祭扫了一遍。

高祖有五个儿子,曾祖父是老四。土改时我们这一房打成了地主,我十个堂兄弟有几个单身绝后,人丁没有那几房划为贫农的多。

祖父祖母的墓前立着三姑母复职后委托叔叔制作的水泥墓碑,那时交通不便,石碑运不进来,我地流行水泥碑。

大约在1980年的清明节,三姑母通知我跟她到大任台扫墓。三姑刚刚改正了右派,从桂阳县调回郴州,她到郴州办的头等大事就是回娘家扫墓。三姑在父母的墓前伏地不起,嚎啕大哭,几近昏厥。哭够了还坐在地上,很久不能站起来。

三姑是为自己对不起父母,尤其是为对不起打成地主受尽侮辱悲愤而死的寡母而痛心,而悔恨的!

土改时,三姑是区妇联主任,三姑父是区长,但这丝毫不妨碍我们家划地主,不妨碍我们家的土地山林、房产家私、坛坛罐罐被没收瓜分,不妨碍祖母被斗争,之后又被赶到几里外的破房子里去栖身。贫农们分得高兴,把祖母视为生命的寿料(棺材)也当做胜利果实抬走了。

祖母病了,生命很快就走到了尽头。临终时,祖母不肯断气,三叔以为她在等当了共产党的两个女儿,便反复告诉她说她们工作太忙,不能来看妈妈。祖母还是不断气。哦,她一定是为了那副被没收了的寿料!三叔跪在床前发誓,妈妈您放心,我就是卖了口粮也会把您的寿料赎回来的!

三叔果然用高价从贫农家里把寿料赎了回来,贫农起初不肯,有人说白得的棺材到阴间也是别人的,才顺水推舟同意了。

为了避嫌,三姑,还有在另一个地方搞土改的二姑,土改期间都未回过娘家。祖母逝世,给三姑二姑去了信,她们也没回娘家奔丧。

革命,自然不是为了谋取私利,但是,如果革命者连亲生母亲的棺材都保不住,如果亲生母亲死了都不敢披麻戴孝,这种革命是不是太残忍了,是不是太可怕了?

三姑老了,终于想到了这一点。她不能不痛心,不能不悔恨,不能不嚎啕大哭!

  评论这张
 
阅读(527)| 评论(1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