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邦人的博客

尼采说,上帝死了!外邦人说,上帝死于中国。

 
 
 

日志

 
 

打人学生不必道歉了  

2010-11-29 22:30: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年五十岁以上的人,在1966年、1967年学生揪斗老师时,恐怕很多人都参与过。我有一次送公粮来到公社,就在墟上看到小学生殴打一位老师。

老师姓何,是国民党末任县长何樵夫的侄子。他本来不在青市街任教,是学区造反派从别处抓来斗争的。小学生对他无冤无仇,打起来却非常凶狠。他们手握帆布皮带的尾部,将有金属皮带扣的一头朝何老师猛抽。他们不抽臀部、腿部,也不抽背部和胸部,专抽脑袋和面孔。何老师紧闭双眼,任凭皮带扣劈劈啪啪地击打在头上、脸上。不一会,他的脸就肿得像个烂南瓜。他的两只眼睛居然没有被打瞎,实在是万分侥幸。

老师可以打,四类分子就更不在话下。造反派“湘江风雷”有一次召开万人大会斗争反革命,全公社四类分子陪斗。棕绳捆缚的四类分子从各大队一串串押解过来,全部牵到会场附近的晒谷坪里跪倒。这时,来了几名小学生,朝跪着的四类分子又打又踢。跪在边上的一个叫荣老古的老地主,八十多岁了,小学生可能见了他的白头发恶心,打得特别狠,散会后老头被允许爬起来时,满脸血污。

不必道歉了 - 外邦人 - 外邦人的博客文革爆发四十四年后,北京终于有当年的中学生向被他们打过的老师道歉了。据说,再不道歉,被迫害者与作恶者就都要太老了。无疑,打了老师的小学生也是作恶者。但是,他们会有负罪感吗?

当年用皮带抽何老师的人我都认识,他们因为文革,没怎么读书,至今在艰难地谋生。我问其中的一个,你还记得在街小打何老师的事吗?当然记得,那时只觉得好玩。如果何老师还在,你愿意向他道歉吗?我道什么歉?又不是我一个人打,造反派比我们打得更狠呢!他们道歉了吗?

打老师不会道歉,打四类分子就更不值得道歉了。因为大人们比他们打得更凶狠,他们不过是向大人学习罢了。

我以为很有道理。文革期间打老师的学生,都是在大人们的影响下做的,指挥打人的、亲手打人的大人们都不道歉,凭什么要他们道歉?

我们大可不必要求打过老师的学生人人过关,去向老师忏悔、道歉。只要每个打过老师的人都做个好长辈,尊师重教,不让孩子继承自己曾经的暴戾之气就行了。

  评论这张
 
阅读(450)| 评论(10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