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邦人的博客

尼采说,上帝死了!外邦人说,上帝死于中国。

 
 
 

日志

 
 

母亲唱的歌  

2010-11-20 23:37:26|  分类: 至爱亲人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收工回家,在等妹妹做饭吃的空隙间,总要吱吱呀呀拉一阵二胡,有时还连拉带唱,自得其乐。我看过一本叫做《怎样拉二胡》的书,由于悟性差,拉出的声音犹如鬼哭狼嚎。邻居多次抗议,只因拉的是革命歌曲,不敢明令禁止。

文化大革命中,一批解放前的老歌,《大路歌》《毕业歌》《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等,修改了歌词,特许传唱。这些歌曲的风格与文革歌曲、语录歌曲大不相同,听起来很新鲜。我拉这些歌时,母亲坐在灶前烧火,听得出了神,身子似乎还随着节奏摇动。

想不到母亲会喜欢这几支歌。“妈妈,你会唱这些老歌?”“不会。”“你好像很熟悉。”“听你爹爹唱过。”

父亲在宁夏回族自治区潮湖农场劳改,十八年了。母亲听父亲唱歌,应该是在1946年父亲从国军复员后至1950年被捕之前的四年间。“爹爹唱歌好听吗?”“跟你差不多。菜炒好啦,吃饭吧。”

母亲病得很严重,今晚她心情好,吃了大半碗红薯丝拌的米饭。吃完晚饭,我继续拉二胡,大路歌毕业歌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因为母亲喜欢。

“满崽,明天再拉吧,别人要睡觉了。”天井旁的广播喇叭停止了播音,母亲对我说。我收了弓,把二胡挂上墙,在母亲身旁坐下。母亲整天坐在火塘边,身后的柴禾上垫了个烂蓑衣,可以半躺着。

“妈妈,你小时候也唱歌吗?”“唱,学校还比赛呢。”“你唱得好吗?”“得过第一呢。”母亲回忆起遥远的童年,两眼放出异样的光彩。

我真不敢相信,头发花白,满脸沧桑,在侮辱与损害中苟活的母亲会在唱歌比赛中得过第一,尽管那是几十年前的事。

“你们比赛唱什么歌,还记得吗?”“记得,《可怜的秋香》。”“唱给我们听听!”

妹妹本来对我拉二胡不满,见我还要母亲唱歌,简直是发神经,就插话道:“妈妈扯气不上颈,唱什么歌!”我瞪了她一眼,她立即住口。母亲沉浸在回忆中,没有看两个儿女。她清了清嗓子,旁若无人地轻轻唱了起来:

“暖和的太阳~太阳他记得,照过金姐的脸,照过银姐的衣裳,也照过幼年时候的秋香。金姐有爸爸爱,银姐有妈妈爱, 秋香,你的爸爸呢?你的妈妈呢?她呀,每天只在草场上,牧羊,牧羊~可怜的秋香……”

母亲肺活量不足,声音很低,唱唱停停。我们兄妹屏声静气凝神谛听,仿佛听的天籁之音。不知费了多长时间,一段歌词才唱完。母亲抬起头,两颊微红,泪光闪耀。“妈妈,你唱得真好!”我抓着母亲干枯的手,泪水止不住流了下来。

母亲唱的歌,是我听过的天下最美的歌!

 

注:《可怜的秋香》是中国流行音乐奠基人黎锦晖(1891~1967)早年创作的儿童歌曲。我当年并未把歌词记下来,文革过后,出版了一本建国前的歌曲集《五月的鲜花》,我是从该书中学会这首歌的。

  评论这张
 
阅读(479)| 评论(8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