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邦人的博客

尼采说,上帝死了!外邦人说,上帝死于中国。

 
 
 

日志

 
 

投票杀人  

2009-09-11 22:19:24|  分类: 薅草话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青市街生产队的社员是百家姓,没有大姓杂姓之分。因此,自1958年建队以来,凡是重大事项都召开社员大会进行投票表决。投票权分两种,经济事项每户一票,政治事项满十八周岁每人一票。

关于户头有个规定,凡是有儿子的老年人,无论何种原因单独起伙,都不得另计户头,不准参与户头投票。

许多所谓重大事项,今天看来并不重大,例如向生产队支取现金,十元以内由队长签字批准,超过十元钱就要社员大会投票决定了。

高子老樊有了一对女儿,妻子又怀孕了。农村没有孕假,孕妇每每在地头发作生产,回家不及把孩子生在路上的也发生过。当年的妇女生孩子如此快捷,亦怪事也。

老樊的妻子离预产期还有几天,忽然开始流血。老樊急了,带妻子到公社卫生院检查,医生说卫生院条件差,叫他赶紧送县第一人民医院。

青市街到县城未通公共汽车,只能用人力抬去。老樊叫人砍两根竹杠捆扎“椅子轿”,自己去筹钱。

他最少要筹到五十块钱:入院费三十,抬轿工二十。老樊向几个关系好的社员借钱,你一块他两块,加上自己的,只有二十块,还差三十块。

老樊写了个三十元的支条,来到黄队长家里请求批准。黃队长挺为难,“按理说你是特殊情况,但我只有批十块钱的权利,这个百家姓的队,破坏了规矩今后就不好办事了,还是今晩开会投票吧,估计通得过的”。老樊虽然心头火烧火燎,也不好说什么了。

经黄队长通知,社员比平时开会来得早。黄队长把情况说明,希望社员同意老樊支三十块钱。老樊也讲了话,恳求社员救老婆一命。接着,裁纸做票。

这时,老樊的大女儿来喊他回家,黄队长说你去吧,给你计一张赞成票。

老樊一走,会场就议论开了。“我老婆生孩子,一块钱也没有支过!”“他老婆骂起人来刀子一样,怎么不想想也有求别人的日子?”“他的老婆是皇后娘娘,别人的老婆就是叫化婆?”“他有那么多亲戚,就不信借不到三十块钱!”……

投票的结果,赞成票不足一半。黄队长愧疚地把他权力之内的十块钱送去,老樊接过,当即大放悲声。

次日黑早,老樊就到州门司公社亲戚家里借钱去了。他是抹着泪走的,老婆还在流血,说不定挨不过今天。

老樊傍晚赶回家,老婆还在,只是喊腹痛,看来要生产了。事已至此,送人民医院已来不及,便到卫生院请来了医生。当晚,一个胖乎乎的儿子顺利降生。

老樊今年八十岁了,早就做了祖父。他讲起四十多年前的事,不但不恼,还说感谢投票的社员,因了他们的反对票,他节省了五十块钱,1960年代,五十块钱是一笔很大的数目呢。

我的想法与他不同。我仿佛看到一群愚蠢的投票者,正在合伙谋杀自己的姐妹!

  评论这张
 
阅读(320)| 评论(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