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邦人的博客

尼采说,上帝死了!外邦人说,上帝死于中国。

 
 
 

日志

 
 

农民采矿者之泪  

2009-07-01 20:03:05|  分类: 蝼蚁细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八面山采钨砂的,都是桂东县的农民。资兴人虽然不富足,但粮食基本够吃,肚子饱了,就不肯去干冒险的事。掘洞采矿,“三块石头夹块肉”,危险莫过于此,非走投无路的人是断不敢拿性命去作赌注的。(不过,资兴农民近年去采矿的也很多了)

桂东县田地少而瘠薄,人们出外采矿的就非常普遍。桂东距“世界钨都”江西大余县和本省宜章瑶岗仙钨矿都很近,桂东人最擅长的是采钨砂。每到农闲,他们就呼朋引类,带上铁锤、钢钎、电石灯(现在是矿灯)和“扬筛”(淘选工具),赶往各个矿山去“做砂子”。砂子,指的就是钨砂。

桂东人不是正式矿工,也无资本承包工作面,除了在矿区附近找小矿脉,就是去矿上“打废采”。打废采也叫“捡废采”,顾名思义,就是捡拾废弃采区的零星矿石。

金属矿山一般岩质坚硬,不易冒顶,正规采矿作业是比较安全的。然而,打废采就完全两样了。废弃的采空区是乱石窝,巷道塌陷,地质情况复杂。做砂子的人从乱石中捡一条老鼠洞般的通道,找到正规开采时保留的矿柱或采场的边角残脉,手工打孔放炮。这种工作犹如虎口掏食,极易送掉性命。

几位民工从望不到顶的采空区经过,某新来民工不知厉害,大声呼叫,一块小石头应声而落,他刚好被砸中头部,立时毙命。他不知采空区是忌讳大喊大叫的,顶部石头未落,也许就欠一点声波。

几位民工正在一段残巷内吃饭,忽然轰隆一声,残巷整体下沉,工人跟着掉下去,随即被乱岩掩埋,尸骨无寻。

一位民工久未出洞,其兄返回寻找,发现老鼠洞变形,其弟被卡在洞中。虽然两人近在咫尺,可以通话,但隔着巨石,无法靠近。请来多位乡亲掏洞多日,均不得通。其弟因伤且饿,声息渐弱,请求速死。其兄无奈,挥泪点燃炸药,将一息尚存的弟弟炸死了

桂东人做砂子死亡,很少有人得到赔偿。但他们有个风俗,无论路途多么遥远,都会把死者遗体运回家乡,不让遇难兄弟成为孤魂野鬼。他们在家乡掩埋好同伴的尸体,擦干眼泪,又踏上凶险难测的路途。

改革开放后,桂东人出外做砂子的人更多了,内蒙古、甘肃、两广、云南乃至缅甸的矿山,都有桂东民工的群体。他们采矿的范围也扩大了,做砂子不限于钨砂,也做金、银、铜及铀矿;不仅做砂子,还当采煤工。桂东农民因采矿而死亡的人也更多了。

桂东采矿者的悲惨境遇引起了媒体的注意。1999年6月4日,《南方周末》头版头条发表了一篇记者署名文章:《春峰村非正常死亡档案》。记者实地调查证实,桂东县大塘乡春峰村,这个一千五百多人的村子,从1986年到1999年发稿时止,就有二十位农民在出外打工时死亡,其中有十四位死于矿山。

据桂东人说,春峰村远不是在外死亡人员最多的村,而且,更多的伤残人员未在调查视线之内;而且,1999年之后,死亡和伤残仍在继续。

 

  评论这张
 
阅读(356)|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