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邦人的博客

尼采说,上帝死了!外邦人说,上帝死于中国。

 
 
 

日志

 
 

你的珍珠,我的鱼目  

2009-04-10 19:48: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

他使我躺卧在青草地上,领我在可安歇的水边;

他使我的灵魂苏醒,为自己的名引导我走义路。

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

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

在我敌人面前,你为我摆设筵席;

你用油膏了我的头,使我的福杯满溢。

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爱随着我,我且要住在耶和华的殿中,直到永远。抄自《圣经·旧约·诗篇》)

《诗篇》共有150首诗,这是第23首。基督信徒对此诗评价极高:“这是诗篇中最为人喜爱的一篇,素有‘诗篇中的珍珠’之称”,“无论是谁,读此篇都能得到生命的力量,奔走人生艰苦道途。”。(《圣经启导本》832页)

我相信此诗原作确是珍珠,但是译成中文就变了味,不大合乎中国人的欣赏习惯和审美观了。没读过原文的人,能从这首译诗中“得到生命的力量”吗?基督徒对此诗的赞美,我只能钦佩信仰的力量。

外国的诗人多如牛毛,介绍到中国来的也不少,但我会背诵的外国诗只有匈牙利诗人裴多斐的《自由与爱情》: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二者”或作“两者”)

 这首裴诗是中国诗人殷夫翻译的(),简洁、押韵,像中国的五言古诗。然而这样翻译与原作差别很大,不大“信”。于是,有两位学者先后将它进行了直译:

(一)自由,爱情,我要的就是这两样。为了爱情,我牺牲我的生命;为了自由,我又将爱情牺牲。

(二)自由与爱情,我都为之倾心。为了爱情,我宁愿牺牲生命;为了自由,我宁愿牺牲爱情。

很不幸,直译信则信矣,雅则未也。两译皆与汪国真先生的诗风很相近,汪诗虽然拥有众多读者,却不大能称得上珍珠的。

换位思考一下,中国的文学作品翻译到外国去,也可能与原作大异其趣,不会合乎外国人的阅读习惯和审美观。

我们对西方文化怀着仰慕之情,却不能与他们视为“珍珠”的作品产生共鸣,西方人对中国文化怀着鄙薄之心,又怎能对我们的文学作品产生美感呢?

所以,中国弄文学的人,如果不在意识形态方面刻意迎合西方人的口味,你的作品即使被多数中国人视为“珍珠”,也会被他们当作死鱼眼珠的。想得诺贝尔文学奖的穷秀才,早点洗洗睡吧。

 

注:此诗实为殷夫(真名徐柏庭)的哥哥徐柏根翻译的,余泽民先生有专文论及,见《杂文选刊》2010第5期(上旬版)

  评论这张
 
阅读(468)| 评论(7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