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邦人的博客

尼采说,上帝死了!外邦人说,上帝死于中国。

 
 
 

日志

 
 

抗日伤兵的余恨  

2009-12-09 22:01:25|  分类: 不分类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胡顺良在永州守卫蔡家铺军用机场时,认识了附近一对无儿无女的老夫妇,拜为干爹干娘。干爹姓曹,有一手医治骨折的绝活,尚未传授徒弟。

司令官萧文笃身边有个十多岁的公子,某日爬山时跌断了一条腿,小胡向司令官推荐干爹治伤。干爹给公子的断腿涂上某种块根研磨的药汁,而后上两块夹板,包上火草纸,再用罗汉带(一种圆棉带子)缠紧,只过了七天,公子就能行走了。司令官酬谢干爹六十万元关金券,干爹给了干儿子二十万,作为帮助磨药的奖赏。

小胡惊异干爹的本事,请求把绝活传给自己,干爹见干儿子心灵手巧又忠诚老实,就答应传授。干爹说,我与你虽有父子名分,拜师还得照规矩,敬祖师的红包三十三元(指银元),红布三丈三尺,不能免的。小胡说,我哪来这么多的钱?干爹说,我当然知道你拿不出,钱和布我给你准备好,就放在你干娘这儿,八月十五那天行拜师礼,你拿来送给我就行了。小胡大喜。

距拜师父还有个把月,日本鬼子打过来,飞机场被日本飞机的炸弹炸成了烂泥坪。连队撤到双牌县,找到一个好地形准备伏击日军,谁知日本鬼子老远就架起六0小钢炮疯狂轰击,这个连队的士兵没有打过仗,炮弹一炸就乱了。小胡被一块弹片扎中右脚,只好一瘸一拐跟着部队溃逃。走不多久,实在要跟不上了,便把步枪交给连长带走。连长接过枪,抚摸了几秒钟,手一扬,把枪扔进了河中央。连长朝他又红又肿的脚瞄了一眼,说了句“你慢慢走吧”,就追赶队伍去了。

小胡在附近躲了一天,打听不到部队的消息,只得先回郴州。米袋里还有三四斤米,肚子饿时,抓几把米向路边农家换一碗饭吃。天黑了,就随便在路边找点茅草垫着躺一夜。七月气温高,不怕着凉,只是蚊子太多。

走到新田县,他向路边一家南货店换饭吃。店主是个老头子,把小胡让进屋里,让他吃饱喝足。小胡吃完,解开米袋取米。店主说,你打日本鬼子受了伤,我哪里能要你的米!说罢,从里屋端出米盆,还把小胡快吃空了的米袋灌得满满的。

店主又包了一包砂糖,硬塞进小胡衣袋里。小胡泪眼模糊地说,叫我怎么感谢您老人家!店主叹口气说,给你吃,总归是给中国人吃了,眼看日本鬼子就要来了,给他们抢去吃了,才叫人心痛呢!

小胡伤口化脓溃烂,走了多日才到郴州。他在一位资兴老乡家里养伤半个月,伤好后启程回家。

半个多世纪后,小胡已经成为胡老。他脱下袜子让我看他的右脚,中趾基部那个凹坑,就是日本鬼子的弹片击中之处。这个伤口使他对日本鬼子怀恨在心。

然而他说,他最恨日本鬼子的地方还不是脚上的伤口,而是失去了八月十五那天拜师学艺的机会。

  评论这张
 
阅读(343)|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