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邦人的博客

尼采说,上帝死了!外邦人说,上帝死于中国。

 
 
 

日志

 
 

病房探视前妻  

2009-02-11 23:42:44|  分类: 不分类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女儿的母亲,亦即我的前妻,元旦那天突发脑溢血,至今已经42天了。当日在资兴进行抢救后即转到郴州第一人民医院住院,脱离危险后于腊月廿六转回资兴市第一人民医院。今天上午,我才到医院去看望她。

女儿已到学校去上班,在病房陪护的是女儿的同母弟弟和舅妈。他们对我的到来感到意外,因而有些惊喜。

前妻躺在病床上,右边鼻孔插着一根供流食的管子,颈部切开气管处插着一根排痰的管子,左手手背上则胶着一根输液的管子。头发很短,是因为在头顶上打孔时剃了光头所致。整个人完全变了模样,乍一看简直认不出来。

我问,会讲话了吗?女儿的舅妈摇了摇头。我靠近病床,只见前妻面色苍白,两眼无神地睁着,没有任何表情。我弯弯腰,让她看清楚些,你认得我是谁吗?我以为她不会有什么反应,然而她却微微地点了点头

我攥住了前妻有些僵硬的右手,沉痛的往事涌上心头。我们只做了几年夫妻,她却恨了我一辈子。做夫妻时她是绝不肯让我拉手的,此刻,她却连恨我的心情也表达不出来了。

“我们是一对冤家”,我说给女儿的弟弟和舅妈听,也希望前妻能听得见,“不是冤家不聚头,两个人都没有得到幸福。尤其是女儿,跟着我们受了伤害……”。

女儿曾经被我无情地伤害过,这是收到女儿的一封信我才知道的。摘录两段如下:

“……我清楚地记得,你的小女儿(按:我的继女)穿着新衣戴着漂亮头花到处玩时,我还为自己脚上穿着的处理男式凉鞋不敢去上体育课;你的儿子(按:女儿的同父异母弟弟)大吃鱼肉的时候,我则每天中午放学后拿一块钱准备饭菜,吃过后再去(给母亲)送饭。下午放学后洗衣、挑水,到幼儿园接弟弟,做完家务后再去晚自习。初中时学习成绩已不理想,班主任的评语是‘家务太多,经常迟到,上课打瞌睡’。

“每次开学,是我最尴尬的时候,因为我要去向一直黑着脸冷语相向的你要一半的学费。这对于一个生活在风雨飘摇的家已孕育出一颗敏感的心的十几岁女孩子来说,那是终生难忘的。还有一句话,像剑一样刺伤过我:‘你要记住,你已经判给你妈妈了!’我没见过判决书,即便真的那样,是否就意味着可以判断父女亲情?……”

女儿在信中“你”不用敬称,可见怨望之深。我是一点也记不起来那么伤害过她,倒觉得法院判处由前妻抚育女儿,而我还自愿出了一半学费,应该算是对女儿不错了的。

想到女儿跟着她这个已成为植物人的母亲曾经受过的苦,我不禁潸然泪下。见我流了泪,女儿的舅母也哭了。

我拿出几张钞票给女儿的弟弟,说我经济不宽裕,帮不上忙。他推辞了很久才收下。

临走,我对依然毫无表情的前妻挥挥手,“安心养病,我过一阵再来看你”。前妻竟然抬起左手,四指明显地弯曲几下,做出了告别的动作

出医院不远,收到一条短信,是女儿发来的:“谢谢您到医院看望我妈妈”。我没有回复,我心情复杂,无话可说。

 

(请参看日志分类“苦涩婚姻”)

  评论这张
 
阅读(636)| 评论(9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