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邦人的博客

尼采说,上帝死了!外邦人说,上帝死于中国。

 
 
 

日志

 
 

“黄泥掩臭肉”  

2009-01-13 23:22:43|  分类: 不堪回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病重的母亲听到父亲上吊身亡的消息,只是轻轻地叹息了一声,没有说话,浑浊的泪珠从浮肿的眼眶里一颗接一颗地慢慢溢出来。母亲患的是肺心病,全身水肿,头部特别严重,据说“男怕穿靴(下肢浮肿),女怕戴帽(头部浮肿)”,母亲自知余日无多,父亲却丢下她先走了,她心中的苦痛怨恨向谁诉说?

我没有为父母预备棺材,只能向社员家去借。装殓老父老母的棺木叫“寿料”,亦称“千年屋”,制作时很郑重,“起首”要挑好日子,完工要杀“下马鸡”,木匠、漆匠都要发红包。老人将来与千年屋对号入座,谁也不肯将它外借。最后,有个社员答应借一副还没上油漆的给父亲用,没上油漆的棺木叫“漏水木头”(俚语,木头特指棺材),平时只给不能入祖坟的人用,父亲要得急,只好将就了。我答应还给他一副更好的,再补他十元钱。

次日,天放晴了,阳光照在白雪上,反射出刺目的冷光。除了黎支书未来之外,生产队的社员都来帮忙。两人去圩上买酒菜,妇女在家办伙食,其他人到山上择地挖穴。父亲上吊的林子外面的山凸叫做“象形”,顶部宽阔高大,像大象的前额,下部由宽而狭弯弯地延伸到小河边,像大象的鼻子。社员把父亲的墓穴选定在大象两眼之间的中心位置。我不是社员的亲朋好友,他们却认真地为我父亲择地,这使我很感动。

下午,把棺木抬到穴边,再到林子里用竹杠把父亲的遗体抬过来。抬父亲时,我和妹妹走在前边,走几步回头下跪一次。到了墓穴边,把父亲放在草席上,我和妹妹一起,脱下父亲身上的脏衣服,给他换上干净的衣服。父亲活得悲惨,遗容仍然是悲苦的。他颈上被麻绳勒出的深紫色凹槽,有拇指宽,拇指深。

照规矩,死者不能素面朝天,所以从林子里出来到合上棺盖,一直有人打着黑布伞罩住父亲的脸。妹夫也来帮忙了,他虽然与妹妹确立了婚姻关系,因为还没过门,就没有让他依礼向父亲下跪。

填完最后一铲土,一位社员说,“世上少了个人,阴间多了个鬼”!另一位社员说,“人生一世,草生一秋,总是黄泥掩臭肉”!他们这些话并非骂入了土的死者,而是对世事无常、人生苦短的感慨。

去青腰圩买菜的人没有买到猪肉,只买了鸡鸭和咸鱼。也没有白酒,只买到几十斤淡黄色的尾子酒。比较特别的是,他们买回来两瓶“兰姆酒”,据说这两瓶褐色的洋酒供销社进了很久了,价格太贵卖不出去,便推荐给我家办丧事用了。七十年代末看小说《金银岛》,才知道这酒非常著名,是豪爽的加勒比海盗们的最爱。

  评论这张
 
阅读(459)| 评论(5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