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邦人的博客

尼采说,上帝死了!外邦人说,上帝死于中国。

 
 
 

日志

 
 

压垮骆驼的稻草  

2009-01-11 21:34:03|  分类: 至爱亲人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亲为大队上砍柴,快夜了还没回家,问回家已久的小学生是否看见我爸送柴去大队部,都说没看见。糟了,父亲可能在山上跌倒了。地上虽然只有薄薄的一层雪,但很滑的。正在焦虑时,有人说,你爸大半个上午都坐在路边,快日中时才从那条路进了山。我们近前去看,雪地上果然有一行套鞋印(浅口橡胶鞋),朝砍柴的路相反的方向去了。

脚印方向不对,我们预感父亲出事了。妹妹回忆早晨的情景,说父亲看了母亲一会,好像要交待什么话,出门的时候往外冲也不大正常。妹妹还看见父亲从楼上下来时,棉袄内露出了一截黄麻绳,当时以为是捆柴火用的,现在想来,恐怕是用这根麻绳寻短见了。

父亲一直郁郁寡欢,没事的时候老是枯坐发呆。发呆时,他的右手大拇指与食指和中指一直搓个不停,表明了他内心的剧烈斗争。

父亲虽然57岁了,却没有一根白头发,没有一颗牙齿缺损,除了小腿因心脏病有点浮肿之外,生命旺盛,精力正强。我家两张床,母亲和妹妹睡一张,我和父亲睡一张。母亲已经病入膏肓,对父亲的到来置若罔闻,父亲母亲离别几十年,单独在一起说句体己话的机会也没有,父亲的失望可想而知。这一点,是我后来读过弗洛伊德才体会到的。

如果儿女孝顺,父亲还有点温暖。但由于长期分离,父子之情、父女之情都很淡薄。我对父亲归来并不大欢迎,家中一个四类分子已经够我受的了,再加一个四类分子,我什么时候才能过普通人的生活?我多次在父亲面前发泄过对他们的不满,埋怨他们生下我们来受罪。他面对着行将离世的爱妻,不冷不热的儿女,会感到多么孤独!

他在宁夏服刑已满,留场就业两年,也算是个工人了,那里料到回到故乡还要受管制,服劳役呢?下雪天为大队砍柴,是父亲做梦也想不到的屈辱。这种屈辱,哪天是个头?

假设我与他一起去砍柴,他就熬过了这一关。孰料在最需要亲人支撑的关头,我作为父亲唯一可以依赖的人,绝情地甩开了他,拒绝为他分忧。我的绝情,终于成为压垮疲惫不堪的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人活着不容易,想死更加不容易。父亲久坐的地方可以远眺我们的家。他在走向死亡之前,心灵经过了多么激烈的煎熬!

天已经黑了,我请了四个胆子大的人,加上我兄妹共六个人,打着手电,提着马灯,顺着脚印往山里走。父亲的脚印间隔很宽,他是大踏步地走向死亡。前面是一片人工栽植的杉树林,大家有些恐惧,步子慢了下来,打手电的人往黑黝黝的林子一照,指着挂在一棵杉树上的人影说,在那里!

我几步跑到树下,用力抱起父亲双腿往上顶,绳子一松,父亲的喉头发出咕噜噜的响声。还活着!快来人呀!后面的人吓呆了,不敢靠前,我大声喊了几次,终于有一个胆大的人近前来,他正要用柴刀割断绳子,有人说,不能割,要解开!我地有个说法,发现有人吊颈,割断绳子必死,解开绳子就可能救活。于是我用力往上顶,那人踩着父亲在树干上砍出的台阶,费了好大功夫才解开来。

父亲已经僵硬了,但往地上放的时候喉咙又响了几声,我以为还有救,于是解开父亲的棉袄给他做人工呼吸。我按老师曾经教过的方法把父亲胸脯按压了十多下,又用耳朵贴在胸脯上听了一会,终于确信救不活了。

当晚是不可能抬走了,我恐怕野兽咬坏父亲的五官,就脱下他的棉袄把头包住。

我只觉得头脑中混沌不清,像喝醉酒似的浑身轻飘飘的。但是,我没有掉下一滴眼泪。不止如此,在安葬父亲的整个过程中,我都没有掉泪。

 

  评论这张
 
阅读(565)| 评论(1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