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邦人的博客

尼采说,上帝死了!外邦人说,上帝死于中国。

 
 
 

日志

 
 

再次下放行了贿  

2008-10-06 22:49:13|  分类: 悲怆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放,顾名思义,就是把权力、人员等从高层往低层放。我当中学生,算高层人员吗?算的,因为中学生由国家统一供应口粮。国家要精简“吃国家粮”的人口,便把从农村来的部分学生下放,要他们回老家“吃农村粮”。照此说来,我本来是不必下放的,因为我不是农村户口,下放回家也是吃的国家粮。

我们这类社会渣滓竟要国家计划供养,活在“高层”,当然是不能容忍的。于是,我家从养路队回青市不久,又上了居民下放的黑名单,下放到哪里去,公社一概不管,公布名单的同时,居民购粮证就作废了。

母亲找了几个生产队,没有肯接收的。社员们自己都吃不饱,怎么愿意再养几个只能吃饭不能干活的人呢?我去公社找唐社长,他说名单已报到县精简办去了。

我一连五六次去县人民委员会“非农业人口精简办公室”,请求暂不下放。每天早去晚回,一个来回九十里路,得到的始终是一句话,“研究一下再答复你”。断粮十多天,向邻居借米也借不到了,只好找唐社长特批一点粮食。

唐社长提笔在我的报告上批示:请粮站供应稻谷105斤  唐XX  X月X日

他把报告递给我,我有点不放心,陪着笑脸问,您不盖章粮站会相信吗?唐社长轻蔑地一笑,并不回答,转身拿起了一张报纸。

人一下放农村,马上就丧失了吃大米的资格,只能吃稻谷了。我有点伤心,在办公室门口嘟哝了一句,“真不知这是什么场伙”!

“什么潮流?革命潮流!你想蒋介石匪帮打过来,办不到的!”唐社长听错了我的话,朝门口大声训斥道。

天可怜见!我一个十六岁的初中下放学生,哪里会讲什么潮流?孙中山先生说的“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则昌,逆之则亡”,我是多年以后才知道的。我不敢向他解释,夹着尾巴逃出公社大院。

街上有位我喊大姨婆的老太,性格豪爽,常为街坊排难解纷。他的倒插门女婿何某是公社干部。母亲为下放的事愁眉不展,求大姨婆出主意。“你怎么不早说?我女婿驻的赤竹园大队,虽然远一点,但田多山多劳力少,叫他去说,肯定会接收你们的”!接着又小声告诉母亲,为了不让女婿说她揽闲事,卖人情,最好送一点礼,女婿收了礼,就不好推辞了。

送什么礼好呢,母亲考虑了一会,决定做一双布鞋送给何干部,大姨婆也说要得。母亲在大姨婆家剪了鞋样,日以继夜忙了两三天,做了一双黑斜纹布的千层底布鞋,瞅着何干部回家,便送了过去,大姨婆在旁边帮腔,何干部终于答应帮这个忙。

不久传来好消息,赤竹园第三生产队同意接收我家三口人去落户。胡乱过了年,我家就匆忙迁过去了,搬家的日子是不会忘记的:1964年3月27日,农历甲辰年二月十四

 

  评论这张
 
阅读(325)|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