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邦人的博客

尼采说,上帝死了!外邦人说,上帝死于中国。

 
 
 

日志

 
 

黑铁皮闹钟  

2008-10-24 20:46:27|  分类: 不分类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三生产队十六户社员,户主有十个姓,最大的一个姓只有四户,其中一户的户主还是抱养来的外村人,由于利益分散,矛盾交叉,便不存在大姓欺压杂姓的现象。若全生产队只有一个大宗族,我家像鸭子掺在鸡群中就惨了,这也是搭帮何干部想的周全。

那位抱养来的人,虽与另外三户同姓,却是冤家对头。其实也无利害冲突,仅仅因为他是抱养来的,与他一起长大的同姓兄弟,一有口角就骂他“野种”。他对养父养母极其孝顺,胜过亲骨肉,同姓人就讥笑养父母,“牛吃草,马吃谷,人家养崽你享福”。如此这般,能不成冤家么?

生产队长每年选举一次,社员不选精明的人,也不选勤快的人,年年选举懒惰而酗酒的曾德古当队长。曾队长四十多岁,与老婆两口子过。老婆很能干,但因为没有生下一男半女,在曾队长眼里一钱不值。曾队长喜欢喝酒,她每年都种很多红薯酿酒给他喝。他酒量很小,一喝就醉,一醉就打老婆。

社员们之所以选曾德古当队长,正是因为他懒惰而无用。生产队做什么,怎么做,大到计划规章,小到插秧株行距,上面都有规定,照办就是,并不需要精明人当队长。三队田多工夫粗,而队长要常常到公社、大队开会,或者参加对生产的检查验收,曾德古干不了多少农活,叫他去滥竽充数,等于帮队上节省了劳动力。

还有一个原因,但凡出调工(按底工记分)或开社员大会,必须队长带头的,如果队长太勤快,挨家挨户催促,会影响社员做自己的事,而队长若是懒洋洋的呢,社员们就可以多点时间呆在自留地里。

曾队长有一只闹钟,是全队唯一的计时器,钟壳都生了一层黑锈,走着走着就停了,但你把闹钟后面的旋钮一拧,又会朝气蓬勃地嘀嗒嘀嗒起来。

一个阴雨蒙蒙的日子,社员们在曾队长家集中,准备到仓库里去选油茶籽,新调来驻队的袁部长来了,见社员们上午还没有开工,很气恼地亮出手表,你们看看,都下午一点钟了,你们是这样对付社会主义的?曾队长眯着惺忪的醉眼,高高地举起他的黑铁皮宝贝闹钟,嘴唇一咧,嘿嘿,袁部长的手表一定坏了,明明才十点过五分嘛

袁部长气愤不过,向大队党支部提议撤了曾队长的职,社员们无奈,选举了忠厚老实的张友信当队长。张队长是单居户,住得最偏远。他在袁部长督促下,每天清早就从家里过来,依次到各个小村里催社员出工,很是辛苦。

袁部长对张队长甚是器重,与黎支书商量发展他入党。黎支书对增加党员特别警惕,深恐大权旁落,上任多年来没有发展一个新党员。他考虑良久,认为张队长入党对自己不会有什么危害,便同意了。

不料张友信当队长当得太辛苦了,心想入了党还不更辛苦?便对找他谈话的袁部长说,“我家祖坟脉气不好,入党是扛锄头,不入党也是扛锄头,你叫别人入党吧,我把队长也给他!”

  评论这张
 
阅读(379)|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