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邦人的博客

尼采说,上帝死了!外邦人说,上帝死于中国。

 
 
 

日志

 
 

丑陋的新农民  

2008-10-12 22:46:23|  分类: 悲怆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青市街下放时,母亲四十八岁,已显得很老气了;我十六岁半,妹妹十四岁,兄妹二人个头矮小,面黄肌瘦,形象猥琐。何干部为了说服三生产队收留这个丑陋的家庭,煞费苦心。

何干部先找副队长樊某,恭喜恭喜,要请我吃喜酒哦!原来樊某早年死了老婆,拉扯着一个患先天性心脏病的儿子。何干部说,青市街有个下放户,老婆子与你差不多,她女儿与你儿子差不多,若接收他家来三队,你和儿子的问题都解决了,事成之后,你谢不谢我?

樊某大喜过望,极力撺掇其他社员同意。社员们乐得做个顺水人情,没有人反对。至于多余的我,眼看就成了劳动力,不会拖累其他人的。接收这事就定下来了。后来樊某请人试探过两家合成一家的事,母亲说老公还在,一口回绝。过了几年,副队长和儿子先后去世,销了户头,不表。

除了去养路队的一年多,我家有几年是与街上一位老太太“朋伙”。老太太七十多岁,人称李氏老娘,我喊她老堂婆。她有一个女儿,嫁在乡下。她本来有一间铺面的,土改那年,工作队问她,铺面是你的还是女儿的?她回答说是女儿的,结果铺面被没收了,因为女婿是地主,而老太太只是城市贫民,政府只把街后的两间小房子留给她,她很后悔,然而改口已经无效了。

老堂婆和我家朋伙几年,母亲种菜,我砍柴,同桌吃饭,亲如一家。老堂婆在我们挑着家当离开时,拉着母亲的手流下了眼泪。母亲安慰她说,下放是临时的,过两年国家有粮食供应了,依然回来伴您老人家。老堂婆说了许多祝福的话,因是小脚,不能远送,扶着门框看着我们,母亲一步三回头,在我和妹妹的催促下,好不容易才走出老太太的视线。

我们挑着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家什,像逃荒者一样来到了赤竹园第三生产队。搬家前母亲和我来过一次,已借好了一间低矮破旧的土坯房子,每年房租三元钱。我们放下行李,就请求生产队发了几十斤粮食,借用砻碓捣米做饭。母亲长长地嘘了一口气,搭帮何干部找了个收留处,总算不会饿死了。

三队十六户农民,六十八口人,分住七个小村子。全部是贫农和中农,没有一个“四类分子”。社员们听说搬来了一个地主婆,还有两个地主崽,都来看新鲜。有人眼尖,发现地主婆耳朵上的耳环洞,大为兴奋,指指点点,惊叹不已。有的人则朝地主崽的头上左看右看,以便找出戴过瓜皮帽的痕迹来。

一位汉子忽然扯开嗓子冲着我们唱起了歌:

           谁养活谁呀,大家来看一看,没有咱劳动,粮食不会往外钻。耕种锄割全是咱们下力干。五更起,半夜眠,一粒粮食一滴汗。地主不劳动,粮食堆成山!

这首歌叫《谁养活谁》,土改时期流行全国,对激发贫苦农民对地主阶级的仇恨发挥过重要作用。三队的贫农多年不唱,此刻见了阶级敌人,很自然地就唱出来了。

天黑下来,我家也不点灯,母子三人头碰头围着做过饭的余火取暖,很长时间不说话。村子旁边传来野鸟的怪叫声,我和妹妹都感到恐怖,更加靠紧了母亲单薄的身子。有咚咚的脚步声由远而近,在经过我家门口时,传来恶狠狠的控诉:

            地主不劳动,粮食堆成山!

  评论这张
 
阅读(631)|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