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邦人的博客

尼采说,上帝死了!外邦人说,上帝死于中国。

 
 
 

日志

 
 

不如“帮头”丐子  

2008-09-28 19:25: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青腰铺是“烂米窝”,从各地跑来讨饭的乞丐多如蚂蚁,这些乞丐都归一个“帮头丐子”辖制。帮头丐子有固定住所,有妻儿,生活与平民无甚差别,其独特标志是养“猪哥”(公猪)。我地旧俗,“吃猪哥饭”是下流可耻的,因之养猪哥就成了属于下九流的帮头丐子的专业。

蚂蟥听水响,丐子听铳响(铳指隆重喜庆时放的礼炮“三联铳”,泛指鞭炮),听到鞭炮声,乞丐就蜂拥而至,让主家打发不过来。所以办喜事的人家都会请帮头丐子赴宴,有他在,丐子们就规规矩矩,讨得一点残羹剩饭就悄然离开。主人安排帮头在大门后独坐一席,看似尊敬,实乃隔离,双方心照不宣。

以上是闲话,下面续谈我家1963年住在泥冲的事。泥冲郭家老大紧挨着老屋起了一间新房子,全生产队的人都送礼祝贺。每户送三元钱,我也搭在里面送了三元。他们用礼金买了一幅中堂画,将送礼人的名字抄在画的左下方,我的名字写在最后边。

“封栋”亦即上栋梁的那天午后,郭家办“圆屋酒”,亲朋邻里都来了,小小村子人声鼎沸,鞭炮放个不停。那时很难买到多少酒肉,“十大碗”靠蔬菜凑数,人们图的是热闹。我叫母亲去吃酒,母亲说应该我去,她是地主,别人不肯同坐,总不能像从前的帮头那样独占一席吧?

然而郭家没有来请我们,“侍客先生”也没有来通知我们去坐席。

开席了,跑堂后生将热气腾腾的菜肴从老灶门端出往新屋里送。我问母亲,是不是礼送少了没有酒吃?母亲说,不会的,送礼是不论多少的,再说我们送的一样多;许是桌子不够,要你晚上跟厨师跑堂一起吃吧。

散席鞭炮响过了,红光满面的宾客从新房子里鱼贯而出,许多人用篾签剔着牙齿。郭家老大在村口频频拱手送客。须臾宾客散尽,村子又安静下来。此时天色已黑,郭家依然没有请我吃饭的意思。

晚上,郭家一位被留宿的内亲来我家串门,论起来我家与她还有点转折亲。于是母亲对她说,我家也送过贺礼的,不知他家何以不肯多放一双筷子?转折亲感到问题严重,匆匆到郭家问究竟去了。俄顷,郭妻慌慌忙忙来到我家,把一大碗残剩菜肴放在桌子上,不住地埋怨自己和男人忙得发昏,没有看清中堂上的名字。

我第一次送贺礼,就被一墙之隔的受礼人忽略了,宾客们熙熙攘攘闹腾了一个下午,包括几位亲自见我掏礼金的社员,却没有任何人注意到我的存在,我想,如果我能当“帮头”、养“猪哥”,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去做。因为帮头丐子还可以上桌面,而我却如大路边的无名丐子,只能得到一碗残羹剩菜。 

  评论这张
 
阅读(305)|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