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邦人的博客

尼采说,上帝死了!外邦人说,上帝死于中国。

 
 
 

日志

 
 

读书梦破正少年  

2008-08-22 20:30:54|  分类: 悲怆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放名单一直秘而不宣,同学们就一直惴惴不安。这天,名单终于出来了,写在大红颜色的光荣榜上。榜上有名的同学仿佛见到死刑判决书,瞬间蔫了,呆了,我班一位出身富农家庭的女同学当即泪飞如雨,哭出声来。

我只觉得脑袋里一片空白,欲哭无泪。胡乱吃了早餐,想去教室里上“最后一课”,班主任欧阳老师要我立即到总务处结账,结完账马上离开学校。他说话时面色阴沉,语气生硬,眼睛看着别处。

我退了饭菜票,总务老师要我交清学费,免得今后到家里去收。见我面有难色,他又说有多少交多少也行。我实在一毛钱也掏不出,只好算了。我看到留级生同学就交出了身上所有的零用钱。

公布名单后立即逐出校门,是吸取了上学期“超龄学生”下放的教训。那次未立即要求学生离校,下放学生心怀不满,破坏了很多公物。他们吃一顿饭摔碎一只碗,夜晚不回寝室,把桌椅板凳拆了当柴烧。

我们依依不舍离开学校时,没有同学送行。送行能说什么呢?祝贺等于幸灾乐祸,同情又否定了下放的光荣。不送行,就免了这些尴尬。

虽然是仲夏,赤日炎炎,我却感到浑身奇冷。我像梦游一样出城向东,不敢回头。

那时的中学生稀少珍贵,每人都被家庭寄予很大的希望,这么不明不白被清洗,对学生的心理打击非常之大。为了防止下放学生回家途中自杀,学校派了老师护送。

送行老师在路上对我说,欠的学费不必交了,学校会统一报销。我听了很愤慨,总务处已知欠费要报销,却不肯放过我们口袋里最后一点零用钱,多么冷酷无情!

矮小憔悴的母亲见我挑着铺盖书籍回家,很是吃惊,“你,你怎么就回来了?”

“玉宝一头扑在妈妈怀里,‘哇’的一声就大哭起来。妈妈抱着玉宝,眼泪就像小河的水一样,流在孩子的脸上,……”

上面一小节抄自小学课文《我要读书》,除了人名不同,所描写的情景完全与我相同。《我要读书》的作者高玉宝,是穷人家的孩子,读书时被迫辍学,为地主去放猪。

不管是什么人的孩子,当“我要读书”的愿望破灭时,流下的眼泪一样是又苦又咸的。

  评论这张
 
阅读(319)|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