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邦人的博客

尼采说,上帝死了!外邦人说,上帝死于中国。

 
 
 

日志

 
 

出东门,不顾归  

2008-07-22 03:22:45|  分类: 邻居血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听到谭录信杀人的消息,街坊们第一反应是不相信,但事实摆在那里,于是大家只有摇头叹息说,兔子逼急了,还咬人呢……

在街坊的眼里,谭录信是一只本分胆小的兔子。他身高163cm,体重50kg,性情温和低调,行动从容不迫;稍微有点口吃,不讲多余的话。我们都有几个不对头的人,所以社会评价就褒贬不一,他却不得罪任何人,你听不到关于他的任何坏话。

咬人的兔子,肯定是被逼急了。是什么东西把谭录信逼急了呢?我认为是“穷”与“困”二字。

先说“穷”。医疗行业是当今最暴利的行业之一,街坊都以为谭录信一直从医,家底甚厚。然而这次露了底,他家除了现在居住的新房约值20万,没有任何存款。其二儿子在上大学,下学年的学费都不知道在那里。

距离镇上1.5公里的老青市有个食用菌厂,谭的妻子一直在那里打工,晚上烧火蒸原料,月工资600元,另外还做计件工,装菌袋每袋0.08元,接种菌种每袋0.06元。公认的暴利行业的老医生收入还不够养家糊口,还需要妻子打工补贴家用,穷到家了!

再说“困”。谭已经51岁,从学校出来就学医,不会种田,外出打工年龄又大了。他这辈子就会治病,可是当了几十年医生,忽然行医的资格都成了问题。执法队十天半月来一次,来了就罚款,因为他没有村卫生室的执照。上面规定一个村只准发一个执照,他们村的执照却办在了别人的名下。人到中年万事休,打碎了饭碗,不困死还能怎么着?

穷与困,只有一样还不怕。穷而不困,可以到处跑,比如那些打工族;困而不穷也能混下去,张学良从1936年困到1990年,却活了100岁。谭又穷又困,非“逼急了”而何?

谭录信本来应该叫谭禄信,谭氏字辈“福禄永康宁”,轮到他的范字是“禄”。“录”少了一个示字旁,示者,批示也,少了一个批示,他的俸禄也就完了,他的命也就终于完了。

我想起了汉乐府《东门行》。此诗写的是一位老头为穷困所迫,提剑出东门铤而走险的悲剧故事。

老头出了东门又返回家中,欲哭无泪。瓮中无斗米,架上无悬衣。拔剑东门去,孩他妈拖住哭哭啼啼:别人贪图富贵,我愿跟着你吃糠咽稀;上看老天的面。下看儿女的面,千万不要去啊!咄!我还嫌去迟了呢!不见我的白头发时不时往下掉吗?还能熬到哪一天!

老头去干了什么祸事,诗中没有写出来。但出了东门的谭录信却杀死了三个无辜的女人!

为了不再上演《东门行》之类悲剧,请不要逼急了那些沉默的兔子!

 

附:汉乐府《东门行》

出东门,不顾归。来入门,怅欲悲。盎中无斗米储,还视架上无悬衣。拔剑东门去,舍中儿母牵衣啼:“他家但愿富贵,贱妾与君共哺糜。上用仓浪天故,下当用此黄口儿。今非!”“咄!行!吾去为迟!白发时下难久居。”

  评论这张
 
阅读(985)|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