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邦人的博客

尼采说,上帝死了!外邦人说,上帝死于中国。

 
 
 

日志

 
 

青腰圩的“圩胆”  

2008-07-10 14:27:51|  分类: 不分类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民国十三年(1924)夏末的某天,资兴江爆发特大山洪,青腰圩整体被洪水冲毁。圩街变为河道。幸好灾难发生在白天,居民及时撤到高处,老少平安。

圩场被毁,但是生意还是要做的。此地气数已尽,必须易地重建。以花塘大财主怀老爷为首的乡绅看中老圩下游三里的壕口;以广兴隆陈老板为首的商户力主建在老圩上游的水淖。开了多次会议,双方都没有说服对方,最后决定各自建一个。

想开商店的人都明白,一山不容二虎,两个新圩必有一个被淘汰,胆大的老板把宝押在一处,胆小的就脚踩两只船。母亲的两位姑父,即我的两位姑公都是开中药铺的,大姑公选择了水淖,小姑公选择了壕口。

两个新圩场同一天开圩,同一天请了戏班子唱大戏。大戏连唱了一个月,招来了半个县的人看戏兼赶圩,潮水般的人流在两个圩场涌来涌去,连老头老太都咿咿呀呀哼上瘾了。

一个月的大戏还未唱完,圩场的人气就拉开了差距,水淖的生意日益红火,壕口的门庭日渐冷落。怀老爷急了,出钱请了很多汉子守在各条路口,拦住赶圩人不许他们往水淖圩去。但路是人走出来的,他们拦住大路,别人就绕道走小路。

一个月的开圩戏唱完,壕口圩的人气也就散尽了。希望破灭的怀老爷怒气郁结,一病不起,不久就离开了人世。竞争胜利了的水淖圩沿用了老圩的名字,就是现在的青腰镇。

水淖新圩之所以胜出,据信是在奠基的时候埋下了一个圩胆。埋圩胆之事极其神秘,参与的人只有三五个,他们都发下恶誓,守口如瓶,所以这宝贝是由什么东西构成,埋在什么地方,至今无人知晓。

比较可信的说法是,圩胆埋在广兴隆店前的街道下方,深达九尺,由三口崭新的大铁锅仰一覆二对合组成(一说是九口铁锅,仰四覆五),胆内藏有朱砂神砂等物。埋圩胆时祭祀赵公菩萨当然也是题中应有之义。

 关于水淖开圩,还有一个重要插曲。

 开圩时辰到了,负责放鞭炮的人问,先发里面还是先发外面?(我地“点”火也叫“发”火),一位摆摊卖洋布的北乡贩子抢先回答,先发外面!本地某老板大惊失色,想要阻止那个发鞭炮的人已来不及了,于是补充说,里面外面一起发!

这两句话是极其灵验的。新圩建成后,商业势力重新洗牌,外地商贩乘机涌进来当坐商。尤其是本县北乡人,呼朋引伴,抢占商机,其势很快就超过了本地商家。解放后圩上成立工商联合会,公推的工商主任就是来自北乡的袁老板。

新青腰圩竞争胜利,力主新圩上迁的广兴隆陈老板功不可没。陈老板外号洋鬼子,西装革履,常戴一顶拿破仑帽,他走南闯北,眼界宽阔,非财大气粗但眼光狭隘的土财主可比。他选中的圩址本是一片稻田,是陇下燕子窝陈氏某大财主的产业。陈老板知道要大财主卖产业是万万不能的,你将大洋铺满地皮也买不成。因而他采用的是租赁的方法。占用稻田起商铺,租金比种水稻的佃户出得高而且稳定,财主何乐不为呢?

众所周知,仅仅过了二十多年,财主的土地充公,地租自然全免了,青腰圩所有租地起店铺的房东都捡了个大便宜。

本地俚语,养个做官的崽容易,养个做生意的崽就难。如果说青腰圩有个圩胆,我以为广兴隆的陈老板才是。

注:圩读虚,墟字的俗写体。我用手写板,为了少写几笔,常将墟写作圩。《现代汉语词典》认可这种写法。

 

  评论这张
 
阅读(338)|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