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邦人的博客

尼采说,上帝死了!外邦人说,上帝死于中国。

 
 
 

日志

 
 

饥饿的日子  

2008-06-06 23:11:24|  分类: 薅草话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土地改革实现了耕者有其田,农民的生产积极性空前高涨。青腰乡田多水足人口少,连续几年大丰收,粮食多得无处放。1953年国家取消粮食市场,实行粮食统购统销,农民年年卖余粮,青市粮站的粮仓一扩再扩还是不够用。我们一家三口,购粮证上规定每月供应大米70斤,似乎不够吃,但随便传个信,就会有农民送米上门。

       1958年特别风调雨顺,水稻、旱粮获得前所未有的丰收,人们很乐观地认为共产主义真的来临了。所以,成立人民公社并未遇到来自农民的阻力。公共食堂说办就办,还号召社员“敞开肚皮吃”。

        只吃了几个月,粮仓就快见底了,食堂不得已实施口粮定量供应,然而已经迟了。

        早几年搞互助组,初级社,高级社,只是劳动组织形式不同和分配方式不同,农业生产还是自主的,没有人来指手画脚。成立公社后,工农兵学商五位一体,公社什么都管了起来。

        上面号召深耕,“深耕一寸,产粮万吨”,结果把底层生土翻上来后,根系浅的水稻根本吸不到营养。

        上面要求正月下种育秧,要种双季稻。结果秧苗都在寒潮中冻死了。社员献出床上的草席去遮盖,哪里有什么保温效果。冻死了,还要接着种。

        立秋了,“早稻"”有许多还在灌浆,上面指示 “成熟百分之七十的”立即收割,抢插晚稻。结果把就要到口的“早稻”毁了,“晚稻”又颗粒无收。

        中稻未收,红薯未挖,强壮劳动力又派去大炼钢铁。更可怕的是这种现象并非个别,而是全国性的,有彭德怀元帅的诗为证:

              谷撒地,薯叶枯,青壮炼铁去,收禾童与姑;来年日子怎么过?我为人民鼓与呼!

        大饥荒就这样因人祸而产生。北方条件恶劣,后果非常严重,“有一个生产队. 一个大队以致一个公社(相当于一个乡镇)全部死绝的(河南信阳一个专区竟死了一百多万人)”(2008.4.9南方都市报 邵燕祥文)。我们江南地区能充饥的动植物多一些,人被饿死的比较少。

        为了活命,一切能果腹的东西都被称作“代食品”利用了,凡是猪能吃的人都吃。公共食堂仍然开伙,但每人每餐只有二两米左右(十六两为一斤),还要被食堂克扣一点。家里没有铁锅,就用砂罐. 瓦盆熬野菜。吃粗纤维胀死,吃蘑菇毒死的人时有所闻。也有夭亡儿童刚掩埋就被掘坟偷尸的传闻,传者指名道姓,恐怕也确有其事。

        饥饿使某些人心理变态,成为虐待狂。一位社员见别人偷食堂里种的南瓜,他也偷摘了一个,却不幸被人撞见了。晚上,生产队召开斗争大会,要他承认还偷了公家的其他东西。他不承认,就动起了肉刑。此刑土称“打地雷公”:命受刑人双掌覆在桌子上,大拇指并列比齐,施刑人取纳鞋底的粗麻线将两拇指紧扎两道,两指中间的缝隙中竖插一只木楔子。木楔子一头小一头大,受刑人不招供,施刑人就用锤子把楔子敲进去一点。

        偷瓜人不是别人,就是我后来的岳父,前妻的父亲。他还是土改根子呢!他被折磨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没有谁敢说公道话。他的惨叫声倒是给了虐待狂们极大的精神享受。据说后来异味刺鼻,估计大小便失禁了,才不得不停止施刑。

        我的满叔就是1960年在老家饿死的。母亲早早带我兄妹下山,成为城镇居民,每月口粮不多,但足以活命。三年大饥荒未当饿殍,实属不幸中之万幸。

 

  评论这张
 
阅读(300)|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