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邦人的博客

尼采说,上帝死了!外邦人说,上帝死于中国。

 
 
 

日志

 
 

单位偷吃了一头猪  

2008-06-12 22:50:07|  分类: 不分类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59年到1961年全国大饥荒时期,人们米饭都没得饱,更别说什么荤腥了,现在吃得发腻的猪肉,那时是难得一见的奢侈品。我记得其中一年的春节,每个居民只供应了几两咸鱼。

        本地风俗,红白喜事办酒席是要炒 “十大碗”的,每一碗装什么菜都有规矩。其中第五大碗是猪肘子,名曰“膀蹄肉”。有时是一整块肉装在盘子里,状如台北故宫所藏的国宝“东坡肉”,有时是切成一寸见方的肉坨子,装满一大碗。那年月哪来这许多猪肉?聪明的厨师便想出了以冬瓜代肉的好办法。冬瓜切成方坨坨,焖个熟而不烂,多加些酱油,端上桌的冬瓜焦黄透白,还真有点像膀蹄肉呢。

        却说本县某镇邮电局两名小干部,这天早上起来,看到单位宿舍旁遛达着一头来历不明的生猪。生猪不肥,但架子高大,至少有180斤 重。两人熟视久之,垂涎欲滴,居然饿胆包天了。小干部之一说,干掉它!小干部之二说,开开斋!事不宜迟,二人把猪赶进一间杂房,刀也不用,几闷棍就放倒了。也不知平素斯文的他们,哪来这么大的狠劲

        剐毛开膛,掏脏翻肠,不到一个时辰,猪就成了砧板上的肉了。他们把腰方肉砍成若干份,搭配些猪肝等脏腑,头头脑脑各送一份,自己提走几斤,其余猪头猪尾大骨头统统叫食堂熬萝卜。全单位职工连碎肉带萝卜每人分了一大海碗,吃得干涩的嘴唇油光可鉴。

        单位上的人明知道生猪是从几十米外的镇食品站跑出来的,但装聋作哑,只吃不问。食品站的干部闻香而来,索要赔偿。食堂管理员并不否认,但说猪是在铁轨边捡到的,被火车压烂了,不能赔。食品站白丢一头猪是要受处罚的,临走时说,你们不赔,过年再扣你们的指标肉!

        邮电局的人慌了,赶快请出了黄局长。黄局长何许人?他是南下干部,就是第四野战军解放湖南后留在地方任职的转业干部。黄局长也吃了几斤肉,他对食品站得理不饶人大光其火,“老子是吃了几块火车轧烂的死猪肉,你们想把老子怎样?老子在枪林弹雨里卖命的时候,你们在哪里?”

        晓得底细的人警告食品站说,黄局长的级别跟县长一样高,县里根本不敢管他,你们有本事只能到行署才能告倒他。食品站想,一个单位偷吃一头猪,怎么能告倒局长?于是偃旗息鼓,自认倒霉。

        猪肉事件完了,后面还衍生了一个小故事。邮电局几名年轻人见猪肉被干部分光了,自己只吃了点杂碎汤,甚感不平,声称要到县里举报猪是偷的而不是捡的。黄局长最痛恨吃里爬外的内奸,如果身边有枪,恐怕早一枪一个给毙了,此时发狠说,老子开除他!

        开除的由头还没有想好,上面要求各单位精简一批干部职工下放到农村去。于是几名吃了杂碎汤发牢骚的年轻人理所当然地全部光荣下放了。底层人之命运,改变起来总是那么简单,简单得和那头不幸的猪一样。

       

  评论这张
 
阅读(279)|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