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邦人的博客

尼采说,上帝死了!外邦人说,上帝死于中国。

 
 
 

日志

 
 

难堪的新婚之夜  

2008-05-17 14:16:50|  分类: 苦涩婚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宋的朱熹先生说,“圣人千言万语只是叫人存天理,灭人欲”。因弹劾秦桧被罢官十年的胡铨老先生,在回京的接风宴上,与一位芳名黎倩的歌妓卿卿我我,还为黎倩小姐脸上可爱的酒窝当场赋诗。朱熹对胡铨老而好色很是不以为然,作诗一首揶揄他:“十年浮海一身轻,归对黎涡却有情。世上无如人欲险,几人到此误平生。”

       食色,性也。饮食男女是人的本能,是最基本的天理,只能进行规范,不可能灭而去之。胡老先生赞美小姐的酒窝,好像不曾误他什么平生。如果像某些道学家那样,与妻子温存之前还要忏悔说“为后也,非为色也”,这日子有甚乐趣可言?

       我本应该选择打光棍,自觉地让剥削阶级绝种,让全国山河一片红。但我好色,需要一位女人。圩上两名弱智兄弟尚且见了女人就两眼发直,何况我一个正常人呢。办结婚手续的过程虽然有些屈辱,总算已经办好了,我盼望着把生米做成熟饭的时刻快点到来。

       这一天终于到来了。1972年农历十二月十九,婚礼在女方家里举行。岳父数月前已去世,岳母和我张罗招待客人。新娘整天不见踪影,拿出的一套新衣服也没换上。晚上十点钟左右,岳母才叫人把她喊回家。回家后,陪着大师傅东拉西扯,一点没有去洞房里的意思。

      新娘讨厌我,鄙视我,这我很理解。她与我结婚,很多人惋惜,认为鲜花插在牛粪上了。驻队的公社陈书记就当面责骂她,“你真瞎了眼!世上没有男人了么,嫁个四类分子子弟”!我高攀了贫农的女儿,只在心里暗暗发誓,这辈子要拼命干活,把家庭搞得好一点,让她在别的女人面前能够抬起头说话。

       大师傅也歇息去了,坐个通宵已不可能。新娘呆了好一阵,终于去了洞房。我等了一会,估计她睡下了,才关了大门上楼。

       俗话说,百世修得同凳坐,千世修得共枕眠。她不肯与我同凳坐,却要和我共枕眠了,我有种做梦的感觉。这栋屋子很老了,楼板一踩就吱吱乱响,响声在静谧的深夜特别清晰。我蹑手蹑脚进了洞房,像个爬窗而入的偷情汉。

       新娘用被子蒙着头睡在床上,房里没有脱下来的衣服,显然是和衣而卧的。床架子也很老了,我一坐上去,马上叽叽嘎嘎响个不停。我的心咚咚乱跳,动也不敢动。我此刻算是清醒了一点,这里不是我的家。如果是在自己家里,怎么会如此胆怯,像干一场见不得人的亏心事?看来当招郎古确实低人一等。

       隔壁的鼾声此起彼伏,我却被欲火煎熬,心焦气躁,难以入眠。下了绝大的决心侦察过两回,发觉她已铁了心拒敌于国门之外,简直是森严壁垒,固若金汤。最后,我安慰自己,反正来日方长,这回不能把生米做成熟饭,只好等下回再做了。什么春宵一刻值千金,见鬼去吧,我是没有这等福分的。想通了,死了心,才在天亮时迷迷糊糊睡去。

       早上下得楼来,有客人筛了一碗酒,说我开荒播种辛苦,慰劳慰劳。我毫不推辞,端起酒一饮而尽。因为吃的是空腹酒,不一会酒力就发作起来。我想从前,看今天,悲从中来,不可断绝。开始是默默垂泪,突然就嚎啕大哭,涕泪横飞。几个亲戚闻声过来劝阻,哪里劝得住。他们知道我的命太苦太贱,又陪着我一起大哭。哭罢,酒也不吃,纷纷拂袖而去。

       这场喜事,到此就像办了一场丧事;本来应该上演的喜剧,却演成了丑剧,闹剧。      

  评论这张
 
阅读(789)| 评论(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