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邦人的博客

尼采说,上帝死了!外邦人说,上帝死于中国。

 
 
 

日志

 
 

尴尬的结婚登记  

2008-05-14 23:43:51|  分类: 苦涩婚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年轻的时候,农村女子择偶的顺序是一军、二干、三工、四农。农民虽然列在末尾,但拥有农民资格的仅限于贫农下中农。四类分子(地主、富农、反革命、坏分子)和他们的子孙,尽管比贫农更穷更苦,更像真正的农民,却是不入流的贱民,远远排斥在择偶顺序之外。我在错误的年代,生在错误的家庭,有幸当了不入流的贱民,被女性唾弃实乃必然。

        Q(前妻)读书甚少,却是土改根子的女儿,择偶条件很是不差。她的女友谈了天鹅山国营林场一名采伐工,让她羡慕得要死。女友对Q的遭遇很同情,想请老人收回成命。可是二老对我十分满意,因为我家在圩上住过十一年,他们是看着我长大的。我不满十岁就能砍柴卖钱,像个天生的勤快汉子。

       如果是现在,Q跑到广州去打工,父母就无法可想。而那时不行,走亲戚都得请假。Q终于屈服了,极不情愿地跟我去公社登记结婚。

       我把两张证明交给公社的黄秘书,肃立一侧听候发落。Q不愿和我一起走,故意落在后面,到了办公室门口,又站在门外不肯进来。黄秘书看过证明,对这桩门不当户不对的婚姻己然心中有数。他把钢笔敲着办公桌的边沿,意味深长地看着我。我很心虚,像个被识破的诈骗犯,低了头不敢与他对视。这时,黎支书进来了。

       黎支书在公社开会,无意间来到办公室。他看看我,又看看Q,什么都明白了。他挥手示意我站远点,而后向黄秘书小声地嘀咕一阵,就走了。黎支书阶级立场很分明,我在《爱翻白眼的支书》一文中曾有描述。他一插手,肯定完了。完了就完了吧,我能有什么办法?

       然而,黎支书一转身,黄秘书就站起来,到壁柜中取出一本登记簿和两本结婚证。一一填写完毕,叫我们盖私章。我的私章早就捏在手里,已被手心上的汗浸得透湿。

       一定有人传授了经验,叫Q在黄秘书询问是否自愿结婚的时候,回答说不自愿,一举推翻这桩婚事。然而,黄秘书免除了这个环节。Q大失所望,在门外把章子朝办公室使劲一扔,愤愤然回家去了。

       我畏畏缩缩地捡起章子交给黄秘书。黄秘书神色凝重,一言不发,盖好章,将两本结婚证书交给我。我像个被释放的诈骗犯,面有愧色,高一脚低一脚离开了公社。

       爱翻白眼的黎支书为什么要在关键时刻帮我一把呢,莫非这场婚姻真是命中注定的?我一边想,一边摇头。

  评论这张
 
阅读(438)|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