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邦人的博客

尼采说,上帝死了!外邦人说,上帝死于中国。

 
 
 

日志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2008-05-01 23:54:11|  分类: 长歌当哭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解放军渡江南下,每占领一地就留一批干部协助当地建立人民政权,这些干部称为南下干部。资兴县的那一批都是山西人。山西干部在台上作报告,本地基层干部就在下面打瞌睡,聊闲天。他们连普通话都听不懂,何况山西方言呢。一名心直口快的年轻干部高声喊:“我们听不懂,叫X X来作报告!”马上许多人跟着喊:“叫X X来作报告!”

       这位X X就是三姑父。他是本县北乡人,人高马大,声若洪钟。他是老师出身,语言风趣幽默,循循善诱,很合农村干部的口味。他作报告时,台下鸦雀无声,讲到精彩处,掌声如雷。在本地干部中,他提拔最快,1948年入党,1953年就当上了县长。直到几十年后,曾经听过三姑父作报告的人谈起他来,还啧啧称赞不已。

       三姑父以及另几位本地干部在群众中威望太高,令南下干部们极不受用。我且套用国民党军队的说法,把南下干部称为中央军,本地干部称为杂牌军。几位中央军工作不怎么样,搞政治斗争很有一套。在县委换届选举前,他们请姑父到长沙去开会,开完会也不让回来,说反正过一阵又有会,免得来回跑了。趁他不在,把他的名字从第三候选人挪到最末,又在代表们中散布流言,终于把姑父挤出县委核心班子。

       中央军觉得这名杂牌军留在身边是个威胁,便在1956年设法把他调到地委党校任教育长。1958年党内反右,中央军的阳谋大获全胜,三姑父和他的战友等资兴杂牌军全军覆没,统统打成了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右派分子。三姑妈在郴县工作,一位中央军问,XXX怎么还没划右派?于是三姑妈也应声而倒

       三姑父书生意气,在残酷的政治斗争中一再败北,毫无抵抗力。他在回忆录中悲愤地写道:“那些人玩弄党的权力通行无阻,真不可思议。在惆怅迷惘中我左思右想,我碍谁惹谁啦?”  你看,他直到老了,还一点都没有想通。

       1979年,二老先后平反,恢复公职。当年夏,三姑父重游战斗过的地方,作《返乡抒怀》诗一首:“山海苍苍绕碧霞,白云深处是吾家。龙溪洞里扬笑语,八面山中煮香茶。急橹飞舟黄草岸,长驱短战渡头沙。秋风欲问当年事,一代风流搏浪花!”(外邦人注: 山海、龙溪、黄草、渡头、八面山,都是资兴地名)

       他热爱家乡的山山水水,热爱家乡的父老兄弟,一心想为地方上做点好事,哪里会提防自己营垒中射出的暗箭呢!

  评论这张
 
阅读(338)|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