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邦人的博客

尼采说,上帝死了!外邦人说,上帝死于中国。

 
 
 

日志

 
 

大轱辘车呀骨碌碌转  

2008-04-29 22:26:08|  分类: 五味童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出生时,前额有一块红色胎记。相面先生说,这是大富大贵之相。祖母听了非常得意,送了相面先生一个大红包。现在看来,相面先生不是胡说,就是讲的反话。不过已经不可能去找他算账了。

        妈妈因为生了我这个将要大富大贵的儿子,成了吉祥物。本族及附近有娶亲的,就请她去洞房里铺床挂帐。妈妈把我从背上解下来,往新人床上一扔,任我乱滚。我可以放肆大哭,或者大笑,有兴趣时还可以撒一泡尿。吵得越欢,主人越高兴。

        1951年,土改工作队进村,首先是发动群众诉苦。但聚族而居的曹家人,怎么也抹不开脸面。工作队通过摸底,确定了一对兄弟作为“土改根子”。他们是桂东县人,红军时期打过土豪,被国民党追杀,逃来资兴。祖父见两人身强力壮,带领他们到政府自首,销了旧案,留下当长工。后来在附近起了屋,娶妻生子,耕种客田,不做长工了。兄弟俩果然不负工作队所望,黑得面,出得手,对我家尤其铁面无私。

       划阶级成分时,我曾祖的一支全部划为地主,共一个高祖的还划了几家富农。母亲后来对我说,你满公公划为富农太冤枉,他长年打赤膊干活,只有一件阴丹士林长袍,平时舍不得穿,要做客才穿;他也没有自耕田,种的都是客田。

      1951年秋的某天,贫农们在村子里分“胜利果实”。没收地主的浮财按家禽家畜,农具家具,被服衣物等分门别类陈放在晒谷坪里。工作队长点一个名字,这个人就到每类财物里各挑一份。名单按贫苦程度和斗地主的积极程度排列,最穷最苦又最积极的排在最前面,以此类推。

        我那一年四岁,与一群小伙伴在浮财之间穿来穿去。玩了一会,怎么不见妈妈呢?有人说,你妈妈在牛栏里。我跑过去,果然看见妈妈和阿婆. 伯伯叔叔. 嬷嬷婶婶,一起挤在牛栏里,一个个哭丧着脸,门口有两个拿枪的民兵守着。我奇怪地问,你们为什么不出来分胜利果实?妈妈抚摸着我的头,温和地说,你去玩,大人的事不要管。

        在整个土改期间,当了革命干部的二姑三姑都没有回过娘家。房子没收了,祖母与三叔一家搬到二里外的一处破败的房子里去住。几个月后,祖母就因忧愤交加而去世。她入殓后,妈妈让我站在小凳子上看阿婆最后一眼。我清楚地记得,阿婆深陷的眼窝里面,两只眼珠睁得圆圆的;她一定是因为没有看到两个爱女,死不瞑目。

        我很小就爱唱歌,记忆中最早的一首就是土改时最流行的《大轱辘车》。旋律还完全记得,歌词只能记起前后几句了:

        三头黄牛一呀么一匹马,不由得我赶车的人儿笑呀么笑哈哈............大轱辘车呀骨碌碌转呀,大轱辘车呀骨碌碌转呀,转呀转呀,转呀转呀,转到咱们的家,得儿驾~~~~嘿!转到咱们的家。

          我那时怎么会知道,大轱辘车骨碌碌转呀,转到了别人的家里去了,我那大富大贵的面相也转到别人脸上去了。长大以后,凡是懂得一点相面术的人,都说我是天生的劳碌命呢。

  评论这张
 
阅读(496)| 评论(5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