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邦人的博客

尼采说,上帝死了!外邦人说,上帝死于中国。

 
 
 

日志

 
 

县吏催钱夜打门  

2008-04-21 13:09:44|  分类: 官丑内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镇与某乡交界处,一根横杆在公路上拦了好几年。拦路的目的是收取生猪屠宰税和农林特产税。24小时在这里守株待兔的是两名无业青年,不发工资,规定上交政府若干,其余的归自己。多捞多得,能不“苛政猛于虎”么?

       有一年,农民种了很多西瓜,装上拖拉机运到城里去卖。一车西瓜千多斤,总价值才三四百元,可是通过这根横杆要交税30多元。种瓜人很心痛,递烟陪笑,死乞白赖想少交一点。收税人烦了,拿起西瓜就往地上砸!“种出东西来,挑去卖,总要捐几回钱,折了本; 不去卖,又只能烂掉…” 闰土的子孙早已翻身得解放了,当年闰土述说的悲惨生活却长久地如影随形!

       镇上还有一名姓牛的协税员,专门向流动的小商小贩收税,所得税款按比例提成。桂东县普乐乡出产陶器,桂东的农民用拖拉机运到我地,再用竹挑子挑了走村串户去卖。那些坛坛罐罐,粗盆海碗,不过是火烧硬了的泥巴,体积大,重量沉,赚几文辛苦钱而已。卖陶贩子把陶器卸到乡下农户家里,意在逃税,但这逃不过牛的眼睛。他清早就躲在贩子的必经之路上,待贩子挑着沉重的陶器过来时,一把抓住,不交税休想走。

       某次,有个贩子实在没有钱,也可能是不肯交钱,姓牛的就把这担陶器挑到镇上自卖了。他已五十多岁,也不知哪来的大力气。我对他说,万一贩子拿钱来补税赎货怎么办?老牛得意地说:“他敢?要他付滞纳金,还要罚款!真的敢来,我要他脱裤子卖!”

       前几年,基层干部下乡收税,简直像鬼子进村。碰上“抗税”的刁民,出谷赶猪抓人,毫不手软。而实际上,法定的农业税并不多,只因地方政府机构臃肿入不敷出,巧立名目搭车收费,才使农民不堪重负的。

       北宋时期,徐州萧县有个朱陈村,朱陈两姓世代互为婚姻,不攀名门望族,传为佳话。有人画了一幅朱陈村嫁娶图,苏东坡作诗二首以记之,其二是:“我是朱陈旧使君,劝农曾入杏花村。而今风物哪堪画,县吏催钱夜打

        古时皇权不下县,县吏人少,一户农家被夜打门的机会不多。如果乡吏也参与催钱呢,那风物就更不堪画了。

        2006年,全国取消了农业税和农业特产税,彻底结束了农民几千年以来上交皇粮国税的历史。此举的重大意义,农民的体会最深。

      

  评论这张
 
阅读(477)|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